布蕾妮布蕾妮日常吸美人

(亲世代性转+犬鹿犬)布莱克小姐和伊万斯夫人

1  火车上

 

       “嘿,这个车厢是空的吗?”

 

       詹米把头探进了车厢里,看到了一个留着黑色的刘海盖住了眼睛的小女孩。她的头发可真长啊,詹米心想,就像妈妈一样。她下意识地抹了抹自己随了父亲的尖卷发,皱起了眉头。她在去霍格沃茨的前一天刚把头发剪断——因为妈妈说她留着长发瞎跑的话会被当成疯姑娘的。那样在学校会被其他女生排挤的。

 

       波特夫人就是爱瞎担心。詹米想,她会进格兰芬多。那个勇气的学院,就像爸爸。谁敢欺负她?

 

      “没有。”

 

      黑色长发的小女孩抬起头,刘海从她的额头上飘开了。詹米终于看清了她的脸,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可长得却白白的,还穿着一条翠绿色的裙子——啊,她一看就是高锥克里那些喜欢抱在一起玩过家家,一天到晚就知道嗲嗲地说话讨大人开心的无聊物种。詹米做出了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认为的最具智慧的推测。

 

       詹姆有些失望地耸了耸肩膀。她原本有些期待在火车上撞上一个有趣的挚友,就是那种一眼看去就可以和她一起骑着扫帚追火车的。詹米短暂的人生里什么都不缺,飞天扫帚或是妈妈好吃的甜点——唯一有点小缺憾的就是她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没有兄弟姐妹和玩伴。妈妈朋友们的孩子都是一个样,都能陪着爸爸妈妈一起好好喝茶或者吃下午茶。当詹米提出要试着去攀岩或爬树的时候,都会一脸惊讶地问她是不是哑炮?假如不是的话,为什么会喜欢这么麻烦的旅行方式呢?为什么不叫波特先生骑着扫帚带她飞上高锥克的山顶去看朝阳,或者用门钥匙去森林里看结冰了的树?

 

       真是无趣透了。詹米很快就对这些妈妈为她撮合的玩伴们不耐烦了。比起听他们没完没了的问题和惊讶,詹姆更喜欢冲他们扔蛇或者粪蛋。看着他们吓得哈哈大笑。当他们和自己的父母走过高锥克的街道来拜访波特夫妇的时候,正在和镇上的麻瓜孩子们踢足球的詹姆会狠狠地掀起在刚下过雨的地上踩得泥泞的脚,将脏脏开裂的足球踢向穿着长袍的孩子们。结果正好砸在他们的前襟上——当他们哇哇大哭地被父母拎着向波特夫妇告状时。詹米就在旁边得意地哈哈大笑,心里回想着他们当时的滑稽样。并得意洋洋地想,这样的胆小鬼是一辈子也不会懂七拐八弯地爬到了巨大岩石的顶端,即使手和小腿上全是淤血,但还是成就感满满的那种兴奋感。

 

       而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毫无疑问的就是那群废物中的一员。詹姆心想着,决定换个包厢。她才不想在去霍格沃茨的第一天和一个扫兴的家伙坐在一起——那上学还有什么意义吗?简直就和待在家里没有区别。一点都没有第一次去霍格沃茨那个古堡里应该有的刺激感。

 

 

      可就在詹米正要转身关上门,把白净的小姑娘一个人扔在那里的时候。她却突然抬起了头,浅浅的灰色眼睛直直地盯着詹米。像是突然看到了什么新鲜的水果。

 

      “喂,你,”小女孩的语气毫不客气。詹米有些好奇地瞪着她,好像不太敢相信她是在叫自己,“你是个波特吗?”

 

       是个波特。詹米有些奇怪地睁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措辞?是“个”波特,就像她是圣诞集市上的一颗蔬菜。而不是个活生生走路蹦跳的小孩。

 

       想到这里,詹米有些窝火。

 

      “那你又是什么,一个鬼飞球吗?”她毫不客气地回击道。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看上去不太明白为什么詹米会突然发火。她有些无所谓地撇了撇嘴,“我觉得我是金色飞贼,再不行也是个游走球。为什么是鬼飞球?”

 

       “为什么是波特?”詹米回问。

 

      “噢,那个啊。”女孩的脸略微红了红,因为脸太白了所以显得格外明显。“因为你的头发乱糟糟的,还戴着眼镜。母亲说波特家的人都这样。”

 

       你妈妈听上去怪透了。詹米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所以,你是在说我的头发像乱鸡窝?”詹米决定了,假如她承认了的话。她一定会揍她的。

 

      可女孩只是有些古怪地看着詹米,好像完全不懂她在说什么一样。

 

      “怎么了?”詹米不耐烦地追问。

 

      女孩抬了抬下巴,看上去活像是波特夫人给詹米讲的那些骄傲又磨叽的皇室小姐。“谁会那么说话?乱鸡窝,嗯?你怎么知道自己的头发像是鸡窝,你真的见过一个吗?”

 

       “见过什么?”

 

      “鸡窝,真正的鸡窝。就是鸡下蛋的地方。”

 

       詹米有些被女孩搞糊涂了,她甚至有些开始认真地思考起了这个稀里古怪的问题。

 

      “有的!”她突然想了起来,“我在高锥克山谷的邻居家后院养了好几只鸡,那是一家麻瓜。那些鸡住在一个四四方方,里面堆满稻草的地方。每个月都会下蛋,那家的女孩子还时不时会给我们送来一些蛋。我想那就是鸡窝,对吧?就是麻瓜们养鸡的地方。”

 

      女孩有些惊讶又好奇地点了点头,她看上去入了迷。“我妈妈说只有像韦斯莱家那种败类的穷光蛋家才会养鸡。我有次用飞路粉偷跑去了韦斯莱家,可还没来得及见到真正的鸡或者鸡窝,就被我妈就揪回去了。还为此被关了一个月的禁闭。结果我到现在都没亲眼见过真正的鸡。”

 

        “是吗?难道你们家不吃鸡肉吗?”詹米越发感觉女孩一家有些稀奇古怪。

 

      “噢,当然了。我们在圣诞节会吃那种被砍了头剥了皮,烤好了油腻腻的鸡。”女孩理所当然地说,“可那不一样,不是吗?那不是活的鸡,所以我不算真的见过鸡。就像我妈妈经常提起麻瓜这个麻瓜那个,可事实上她压根都不出门。所以我怀疑她是不是也真的见过麻瓜。”

 

      “这和麻瓜有什么关系?”詹米问。

 

     “妈妈说麻瓜和鸡一样,”女孩有些生硬地说,听上去不是她自己的口气,而是她妈妈的,“她说他们其实没什么差别。都没有魔法。”

 

      詹米立马站了起来,嚷嚷道,“那也太扯淡了!麻瓜是人,鸡是动物。而且说不定有的鸡也有魔法,就跟有的麻瓜也会有魔法一样,这就是麻瓜出身的巫师是怎么来的,不是吗?”

 

      “可我妈妈说泥巴种是偷了魔法的麻瓜。”

 

     “噢,梅林的胡子啊!你就不能有两秒钟不提你妈妈吗?”詹米不耐烦地叫了起来,“还有,你怎么敢用那个词!”

 

      “哪个词?‘偷’吗?”

     “不是!是泥巴种!”

 

      女孩看了看詹米,看上去有些惊讶。

 

     “那有什么奇怪的,”女孩裂开了一个笑,“那不就是一个群体吗。就和鸡或者麻瓜一样。”

 

     “完全不一样,好吗!”詹米跺了跺脚,有些生气地说,“天,梅林啊。我刚刚还觉得你没那么无聊。真是的,没想到你们家居然是一群纯血疯子。”

 

     “我们家的人不是纯血疯子!”女孩生气地站了起来,苍白的脸涨得通红,“我也还觉得你不错来着。没想到你居然也和我妈一样聊着天都能扯到那些见鬼的血统论上。”

 

    “你讨厌血统论。那你还用那个该死的词,‘泥巴种’。”詹米双手抱胸。

 

     “我不会用那个词了!你也不许再说我们家是纯血疯子。”

 

    “成交!”

 

    詹米和女孩面对面站着,大眼瞪小眼。在一场无声的决斗后,一人占据着车厢的一边坐了下来。两个人依旧瞪着彼此。

 

    几分钟过后,两个人依旧没和对方说话。詹米正从包里拿出一兜巧克力蛙,她装作没看到对面女孩朝这边看过来的脸色一样。自顾自地拆开了一个巧克力蛙。

 

     “那个,”詹米突然,“你吃吗?”说着她就把那个巧克力蛙砸向了对面的女孩。正当詹米得意地以为女孩就会像任何一个在高锥克山谷被她用足球砸到头的孩子一样惊恐地大叫起来时——那个瘦小又刻薄的女孩却突然抬起头,像是只狗一样灵巧地将头偏开了巧克力蛙砸过来的轨道。并且同时伸出一只手,接住了凭空飞来的巧克力蛙。

 

      詹米目瞪口呆地看着女孩灵敏的动作,还有对方脸上兴高采烈的表情。她原本以为的,女孩会疼的痛苦出来的表情没有出现。

 

      “谢了,伙计。”女孩凭空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看上去没有意识到詹米的真实意图是恶意报复,“我就知道你没那么糟。所以咱们刚刚说到哪里了?哦对了,你刚刚说到了泥巴种是很糟糕的一个词。这我之前还真没听说过,我爸妈经常这么称呼别人。这真的那么糟吗?”

 

       这个女孩真是奇怪。詹米心想,可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没再想走出车厢。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上绽放在了多大的一个笑容。直到她们真的成为朋友的那一刻前,詹米只是心想。啊,这个家伙真是奇怪。

 

        所以她留在了那里,向这个无知的女孩讲述自己的爸爸和妈妈,帅气的治疗师福利蒙特,还有总是被他气得叹气的尤菲米亚。麻瓜邻居家的鸡,麻瓜邻居家的人,还有在夕阳下和麻瓜小孩一起踢足球直到夜深。她还讲起了高锥克山谷壮丽的朝阳,她最爱趴的那棵大杨树,还要最美丽的晴天。

 

     女孩只是不断地点头,时不时地插进几句评论。它们大多很蠢,(“哦,所以说麻瓜这个叫足球的运动。是砸到别人的脸就得一分吗?”)可有的却又不乏天才的想法,(“那可没什么创意。你为什么不往那些蠢货的帽里装些粪蛋呢?”)。

 

      接着很快詹米就发现,女孩穿着的翠绿色裙子其实是为了回应他弟弟的希望(“雷古勒斯说我穿裙子的话会比贝拉都好看。”),接着詹米有生以来头一次承认自己其实是在说谎话,她其实挺喜欢那条绿裙子的。只是詹米暗自心想任何裙子大概自己穿都没有女孩穿着的那种感觉。还有就是,女孩长得真的很漂亮,就像是妈妈小时候给詹米买的第一把扫帚,彗星十一。

 

      “我叫小天狼星,小天狼星·布莱克。所以说我是星星好像也没错,我想对女孩来说这个名字是个夸奖。”小天狼星想了想,继续说,“我也觉得我很漂亮。你说呢,詹米?”

 

      “行了,伙计,”詹米翻了个白眼,对着新朋友露出了干呕的表情,“你真是恶心透了。”

 

     “谢了。”小天狼星满意地大笑了起来。

 

      接着包厢的门突然被打开了,红发的男孩和油腻头的女孩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2  

 

 

       “我知道她做的不对,西弗罗娜。”红头发的男孩生气地说,可看上去还在尽力耐着性子说话,“可那不是你那么做的理由。而且她是我姐姐,西弗。你不是男孩,你不能理解——我们不能随便欺负自己的姐姐!”

 

       “她只是个——麻瓜。”

 

       “西弗,我不想吼你。那样做是不对的,但你得保证写信向佩妮道歉!”

 

       名叫西弗的女孩抽了抽鼻子,有些倔强地低下了脑袋。红头发的男孩看到他的伙伴快被他说哭,显得又不明所以又紧张,可还是在生气。

 

        “好了好了,我们不提那个烦人的事啦。西弗,你别哭。天哪,要是有人知道我弄哭了你的话,他们一定会嘲笑我的。”

 

        红头发的男孩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拍了拍西弗的头发。詹米在脑子里默默想,他是怎么做到毫不介意地碰那颗油腻的脑袋的。假如是波特夫人知道一个女孩子两天之内不洗头的话,一定会像火灰蛇一样炸开的。虽然詹米也看不出自己洗头发和不洗头发的区别,原来妈妈是怕自己变成那个样子啊。詹米了然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詹姆乍得感觉到了自己的肋骨被狠狠地戳了一下。她差点发出一声尖叫,可因为还盯着那个红头发男孩。所以那声尖叫被硬憋了下去。出于某种从不在男孩面前表现出自己一惊一乍的一面的自尊,詹米只好狠狠地瞪向了罪魁祸首——嘴角大大地勾到了耳边的小天狼星。

 

        “看看谁坠入爱河了。”她懒洋洋地说道。几乎是搞笑地做出了一个夸张的和空气人亲嘴的动作。

 

       詹米的脸一瞬间涨得爆红,“你给我闭嘴!假如你敢开始唱‘坐在树上’的话(1)我现在就把你从车上扔出去。小天狼星·布莱克!”

 

       “得了,你也太敏感了吧。他看上去也没多好看,长得活像是我家的克利切。”小天狼星的兴致被扑灭了,她无聊地揪起了嘴巴,“还有,‘坐在树上是什么玩意儿?’”

 

       “是一首歌,”詹米耐着性子给自己无知的新朋友解释,“就是一群蠢货对着任何两个傻瓜蛋大声唱他们接吻的东西——噢,你给我闭嘴!”看着小天狼星兴致又上来了的样子,詹姆立马就制止了她。

 

       

        “是啊,我们马上要去霍格沃茨了。你最好去斯莱特林!”

 

       就在詹米准备对着小天狼星的胳肢窝下手的时候。那边一阵洪亮的声音把两个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西弗罗娜正兴奋地和她的红发同伴聊着。她的情绪变化真是快的莫名其妙,詹米和小天狼星奇怪地对视了一下。又一起摇头表示古怪。

 

        “斯莱特林吗?”詹米有些兴致盎然地插进了两个陌生人的对话里,她想了想假如自己进斯莱特林的话,她爸爸有些失望但却又被妈妈逼着大笑鼓掌的样子,有些胆寒地抖了抖,“假如我去了那里的话,我想我还不如干脆直接走掉。你说呢?”她期待地看向了小天狼星,希望这个新交的好朋友能给她点支持。

 

       可小天狼星却又躲到她黑色小卷的刘海后面去了。就是她这个样子让詹米一开始以为她是个胆小又安静的普通小姑娘。她没有像刚刚一样,和詹米一起大笑。

 

       “我全家都是斯莱特林的。”黑色长发,面色苍白的小女孩低着头小声说。

 

      詹米突然有些慌张。假如她真的是个小男孩的话,她将不会注意到自己新伙伴话里带着不适,还有一点点小难过。虽然她总是愿意让人把她当成男孩,可实际上她还是个小姑娘。而小姑娘总能感觉到另一个小姑娘不开心时的语调。

 

      “嘿,亏我还觉得你看上去不赖来着。”詹米冲小天狼星挤了挤一只眼睛。这话刚刚他们已经讨论了。在现在的情况下,那就活像是个只属于她们两个人的友好暗号。

 

      小天狼星浅浅的淡灰色眼睛从黑暗的发帘下逃了出来。她同样浅色的皮肤上勾起了甜美的微笑。她看上去还是有些害羞(詹米看到了她还盖在头发下的脸颊上沾着红晕),可起码又变得更像詹米当成新朋友的那个机智的大嘴巴一些。

 

      “说不定我可以打破传统,谁知道呢?”小天狼星开心地说,“只是我妈妈可能很生气。顺便把我那个怪脸的未婚夫给揪过来,‘管教管教’我。”

 

       她还会有未婚夫!可小天狼星长得这么漂亮,只能说那小子眼色不差——詹米显然没抓到重点。

 

 

      “那你究竟想去哪个学院呢?呃,你叫——?”那个红头发的男孩看上去是个自来熟,他似乎没发现自己的同伴——油腻腻小姐有些憋红的脸色。自然又好奇地探过头来,加入了两个女孩子的对话。

 

       “詹米,很高兴认识你。”詹米有些得意洋洋了起来,她很享受这种成为新认识的人话题中心的感觉。这让她想起了家,爸爸妈妈围着他问东问西的热气腾腾。她做了个自己觉得很酷的,像是举剑似的动作,“我自然是要进入格兰芬多!就像我爸爸一样,那里是勇者的天堂。”

 

       小天狼星像是被说服了一样,用迷糊但却敬仰的表情点了点头。那个红头发的男孩也凑了过来,看着詹米。

 

      被明明是自己伙伴的红发男孩冷落在一边的西弗罗娜涨红了脸,她感到怒气冲冲。虽然她的妈妈曾说过那是不明智的情绪,只会惹其他人(比如她那个所谓的爸爸,托比亚斯)生气。可她忍不住,雷奥明明是她的朋友!她有些生气地心想。

 

      西弗罗娜知道自己必须说些什么, “你这么想只能说明你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新来的女孩很生气,当这气头上的话一出口就收不回来了。

 

      詹米立马也涨红了脸,和西弗罗娜刚刚几乎一模一样。她脸上几乎冒出了热气,看上去活像时马上要煮开水了的蒸汽水壶。她啪地一声站了起来,气的不能再气了——这个油腻腻的小鼻涕精正巧戳中了短发小姑娘的心事。詹米本来就最讨厌妈妈的那些朋友在波特夫人面前说她“天天出去疯跑,只会玩魁地奇。作为福利蒙特的孩子却连个初级魔药都不会熬。男孩子这么疯还可以,女孩这样就显得像傻子一样。”

      

      她想跳起来大喊大叫地冲上去和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鼻涕精干架。可还没等詹米有机会这么做,一个尖尖的声音就打断了空气里可怕的沉默。

 

      “那你会去哪里呢?长着家养小精灵鼻子的丑八怪,你看上去四肢和头脑都很简单。”

 

      小天狼星尖细话里阴阳怪气的调调吓坏了整车厢的人。鼻涕精和红发的男孩好像都没想到这个看上去白嫩,文静,身子又小巧的小女孩,居然开口能吐出这么恶毒的伤人话。

        詹米看向小天狼星时也有些呆呆的。虽然她看到了伙伴能爆发出把屋顶给掀起来的笑声,还有能撑下一只火龙的巨大神经。却也没想到她居然还会说这种话。

 

       詹米吃惊地盯着小天狼星。而小天狼星只是死死地盯着震惊又羞怒的西弗罗娜——眼睛里灵活地跳动着挑衅的神色。她甚至没有回头看詹米。可詹姆看着小天狼星执着而高昂抬着的侧面——一点都不像来自蛇家族的孩子,啊,她看上去活像是一只前爪撑地,准备向敌人进攻的狮子。

 

       詹米继续看着小天狼星刻薄的小脸,胸口忍不住涌出了一阵暖暖的东西,挑动着詹米的嘴角,点燃了她的兴奋之火。让短发小姑娘突然间有了想要大笑的冲动。

 

      她从来不会掩盖自己的情绪,所以詹米大笑了起来。就像是她们嘴里的疯丫头——她坐在小天狼星的对面,大笑着直到倒在了座位上。

 

       

      “你真是个刻薄鬼,”红发的男孩看着自己的好朋友被惹得无话可说,他也急了。骑士精神一上来,毫不犹豫地反唇回击,“你也长得没多好看。长头发的马形水怪!”

 

       “嘿,小天狼星是水怪的话。那边那个油腻腻的生物又是什么呢?”詹姆调皮地转了下眼珠子,拿肩膀撞了下撇嘴笑着的小天狼星,“难道是——传说中的,把鼻涕抹在头发上的鼻涕精?”

 

      “你。”男孩被这两个小姑娘不要脸的程度给打败了,“西弗,我们走。我们才不和恶毒的小巫婆坐一间车厢。”

 

       鼻涕精满意地点了点头,眼睛里突然进了烟花。詹米忍不住干呕了起来,她眼睁睁地盯着恶心的西弗罗娜和她的红苹果朋友走出包厢,临走时还狠狠地绊了一下那个骂格兰芬多的嗲气鬼。

 

     “真是恶心透了,”在男孩和女孩滚出了车厢后,詹米还依旧翻着白眼。她很有把握地对小天狼星说,“你看他们亲亲昵昵的蠢样子。像是分开了就要变质两朵棉花糖!那个一头头油的鼻涕虫真是可怕,我永远不要变成那个蠢样。我要永远活在天上,每天飞到山顶上看高锥克山谷的日出!假如我妈妈非要问我交没交到男朋友的话,我就说我爱上了飞天扫帚和金色飞贼!我要和他们过一辈子!”

 

     

     “喔,那还真棒。詹米,”小天狼星的表情也明朗了起来,只是她灰色的眼睛还闪着某种奇怪的光,“只是你还记得吗?我刚进车厢的时候,我刚说过我就是金色飞贼来着。而我才不想和个像我一样的女孩一样结婚——不管你长得是不是就跟个男孩没什么区别,也不管你究竟有多酷。”

 

 

3   女孩对男孩的情愫

 

 

       莱米亚·卢平从舒服的睡眠里醒了过来。外面的阳光照进乐格兰芬多塔楼上高大的玻璃窗,落在布满金色和鲜红宿舍里。即使是闭着眼睛,视线也充满了光明。

 

       从五年前入学了没多久开始,莱米亚就发现自己是这个寝室里唯一一个有不拉帘子睡觉习惯的人。这并不是因为同宿舍的其他三个姑娘是害羞又注重隐私的人(其实,莱米亚很快发现她倒是唯一一个拉着帘子才穿衣服)。就看看这间寝室现在的状态吧。最靠门的双层床上的每一侧可以挂东西的地方都被扔满了内裤和胸衣。而细心的人很快就会发现,上铺的人只会扔内裤。而下铺的人则是换bra的数量比换内裤的次数还要多。而且bra的型号随着年岁的增长从A慢慢地变到了D,每年都会增大一个型号。它主人成长的速度,不论是bra还是身高都是循序渐进,每年都长大长高出一个型号。比起宿舍里其他的三个人,简直看上去简直不像霍格沃茨的学生。

 

      任何认识格兰芬多五年级女孩们的人在知道了这些后,肯定都能立马答出这对上下铺的主人分别谁是谁。

 

      上铺睡的是格兰芬多新上任的魁地奇队长,扎在男孩堆都找不出来的平胸矮子詹米·波特。热情开朗又思想开阔,不论对谁都一幅爽朗的态度。是格兰芬多最受欢迎的女孩,即使她并不是长得最符合男孩们审美观的那个,但却被斯莱特林以外所有人都真挚地喜爱着(噢,可能除了格兰芬多的男级长,雷奥·伊万斯)。比起来,睡在下铺的人的人可就没有这么高的声誉了。

 

       下铺的主人是霍格沃茨都出了名美女,被男孩们青睐但却都自觉地敬而远之的荡妇小天狼星·布莱克——当然,任何人看了她那张精致的脸,那双浅色又总是眨地灵动狡猾的杏眼,流畅又随和的黑色长发还有丰满的身材,都会忍不住相信关于这个布莱克的负面传闻。很多男生在被“傲慢无比的布莱克辣妹”拒绝后都成了这个传言的忠实信徒——真可惜,莱米亚心想。很少有傻蛋发现在被骂完任何谴责她私处的私人生活时,小天狼星脸上总是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笑盈盈地盯着他们。就像是在看着又一个恶作剧的可怜受害者似的。她从不在意这些不实的指控。(“得了吧,莱米亚。假如他们说我是同性恋,我说不定还会觉得更受用些。”)

 

       这对格兰芬多的活宝在过去四年里,在霍格沃茨创下的壮举简直可以记入史册。就拿过去的一个星期做个例子,她们分别被关了第五百三十次和五百三十一次禁闭。分别是因为把霍格沃茨的天文塔点着火,和在天文台被点着火的时候把正在上天文课的斯莱特林们给踹进了火里。

 

       昨晚她们去麦格教授那里关禁闭。从那时候起就没回来。莱米亚心想她俩大概临时决定去夜游打发时间了,直到她看到了钟表上的时间,已经过了早上十点——那两个精神旺盛的家伙。自然不会放过周末的一个明媚阳光的大早晨。

 

       莱米亚爬下床去叫醒还在熟睡的皮娜。

 

       “醒醒,皮娜。已经早上十点了。我们去礼堂吃早饭吧,要不然到时候就只剩苦瓜和土豆了。”

 

 

       皮娜模模糊糊地支吾了一声,她还沉浸在美梦里。她的正常生物钟告诉她现在还没到十二点的起床时间。

 

 

 

       然而莱米亚所不知道的是,与此同时在阳光普照的城堡另一边。一场日常闹剧在大礼堂里上演着。

 

        “嘿,斯内普。你今早还是没洗头发。所以说,你能向我们解释一下。昨天你的男朋友一号艾弗里往马克的香肠里放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添加剂吗?”

 

       西弗罗娜·斯内普的脸色骤然黑了下去。她脸色阴沉又谨慎地盯着自己眼前这颗嘴巴裂到眼角的大脑袋——该死的波特。

 

      詹米·波特裂开了一个大大笑容。看着斯内普转身要走,她一把揪住了对方的手腕。轻佻地冲着大礼堂门的方向扬了扬眉毛。小天狼星正斜靠在门梁上无聊地玩着自己的一撮头发,看到詹米朝她看了过去,咧着嘴朝这边兴高采烈地招了招手。

 

      “你这个仗着自己被一群人围着还敢说自己勇敢无畏的废物,波特,”斯内普发出了一声尖细的冷笑,詹米听了恶心地打了个寒颤,“没有你那个胸大无脑,四处岔腿的贱货布莱克陪着你四处跑,你还敢像现在似的四处耀虎扬威吗?”

 

      “别废他妈的话,死鼻涕精!”詹米没忍过三秒,就懒得保持从容的挑衅者的形象。斯内普是个鬼话连篇的斯莱特林,而詹米最不耐烦的就是她那故意吊高或压低了声音的阴阳怪气,虽然小天狼星有时候也会用这种语气说话。可她的朋友的声音多么动听,鼻涕精用这语气说话只让她想捂耳朵尖叫。

 

     “昨天晚餐之后,马克就不对劲了。他回到公共休息室后就突然开始大喊大叫,自己骂自己是泥——那个词!接着就晕倒了!接着你猜什么?庞弗雷夫人诊断完了说,马克的症状是被魔药搞坏了神经,不断重复骂自己内心深处觉得最侮辱的话!来,我们好好想想,亲爱的斯内普。谁是斯莱特林,又特别擅长魔药的鼻涕虫?”

 

       “我不知道,波特。既然你觉得是艾弗里拿着我的毒药灌给你们学院的蠢货,那就拿出证据来。还是说我们足智多谋的波特小姐,或者说波特小子,不敢去和一个五年级的男性同学打架。所以就来为难他的朋友,手无寸铁的小姑娘?”

 

      斯内普的眼睛依旧深不见底。可在詹米的视野倒影里,斯莱特林女孩瘦弱又蜡黄的脸上裂开了一条像蠕动着身体的虫子似的嘲笑。

 

      “嘿,就是提醒你一下。油腻头,别以为我们没证据。你还以为为啥今早在斯莱特林长桌上没看到艾弗里?他昨晚就被邓布利多叫去谈话了,我和詹米去关禁闭的时候亲眼看见的。我告诉你,假如你和这事儿真有关系的话,你也逃不掉。想想吧,你可爱的伊万斯级长要是听说了自己阴险的斯莱特林小女友给自己最好的朋友下了毒?哇哈,那才叫真的有趣极了!”

 

       小天狼星刚刚一直看着詹米一个人听鼻涕精的胡扯,她原本就有些担心詹米不是最会应付斯莱特林这一型人的冷嘲热讽。没想到小梅花鹿应付的不错,甚至到现在还没直接对鼻涕精施恶咒或扭断他的脑袋。但她听着倒也忍不住只当个看门的了,于是干脆走了上来。笑着对着圆滑又该死的斯莱特林一口一个字地将她的气势给压下去——对詹米就不直接拔魔杖,而是直接言语挑拨。希望她的朋友先施咒?那样鼻涕精就是彻彻底底的“受害者”了。她才不会让梅花鹿那个小蠢货吃这种亏,要不丢的是掠夺者的脸。

 

       小天狼星满意地看到斯内普的脸色,在她提到“伊万斯”的那一瞬间沉了下去。詹米显然也惊喜地发现了这一点,嫁给扫帚和魁地奇队的姑娘不傻。再加上那本身也是她自己心上人的名字。看着斯内普脸涨成粉红色的同时,詹米也像突然发现了财宝似地跳起来,嘻嘻哈哈地嘲笑斯莱特林的对头。

 

      “哈哈哈哈哈哈,小天狼星。你真是个天才!我怎么没意识到呢?鼻涕精,你死定啦!等到雷——伊万斯知道你对马克做的事之后,绝对就不会理你啦!你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知道吗?哈哈哈哈——”

 

      

       詹米兴奋地戳着小天狼星的肩膀。可当她发现自己居然没听到朋友疯狂的笑声时,困惑地把脸转向了高个的女孩。却发现小天狼星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怎么了,小天狼星?”詹米奇怪地问。

 

      小天狼星就像见贼了一样疯狂地揪着詹米的衣角。脸上惊恐的表情前所未有,假如不是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最好的朋友的话。詹米会说小天狼星看到的是她暗恋的人。所以她究竟为什么一副见鬼——

 

      “波特。你刚刚在说些什么?”

 

      这下,詹米也僵在了原地。她僵硬又难以置信地缓缓转过了身子。她的脸突然涨得比斯内普还要通红——她小心翼翼地讨好地笑着,声音软了下来。想要好好地给背后站着的红发男孩解释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顺便在话的结尾问问他是不是终于决定好要约她滚床单了。

 

      可雷奥·伊万斯在詹姆可以开始胡扯前就打断了她的疯言乱语。

 

      “詹米·波特,”比她高一寸的男孩冷冷地俯视着詹米,詹米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裂开了,“我刚去看完马克,他好多了。我多谢你作为同学对于马克的关心。可你没权利在没证据的情况下堵着西弗,为难她。你天天嘲笑她给她带来的痛苦还不够吗?詹米·波特,你真是个......我真抱歉我居然要对一个女孩说出这种话。但你真是个——真是个既刻薄又没感情的女孩!”

 

5

      “詹姆!你把门开开!”

 

     “不——呜呜呜。呜哇哇哇哇哇!”

 

      “斑比,你他妈的快把门开开!皮娜快急死了!”

 

     “小天狼星,你听到他说的了吗?我的雷奥学长说我是个既刻薄又冷血的贱女孩!呜呜呜呜呜,我分明就是为他好,我只是不想他——呜呜呜呜!”

 

      “我真的怀疑雷奥会叫你贱女孩,詹米。你是不是又在夸张了?”

 

     “她就是个戏剧女王(drama queen),莱米亚。但伊万斯那个家伙就是坨夜骐的粪便。詹米,你和他在一起就是一只梅花鹿插在了夜骐的大便上。这么说你好受点了吗?”

 

     “小天狼星,你他妈的就是个小婊砸——呜呜呜。”

 

     “讲真的,求求你。詹米,快把浴室的门开开!皮娜她马上就要尿裤子了!”

 

 

     ——失恋的詹米·波特把浴室上了锁,在里面哭了整整五个小时。直到晚上十二点才出来。皮娜不得不去隔壁其他年级的女生寝室里借厕所用。

 

 

6

 

      当天半夜,格兰芬多女生宿舍。

 

     “小天狼星,我——呜。”

 

     詹米终于放弃了把自己淹死在浴池里的计划,可她哭了整整五个小时。嗓子还没从抽泣的状态中反应过来。所以还是和打嗝似的时不时反复一下。

 

     可小天狼星清楚,反复的不只是支吾的抽泣声。

 

     “别突然跟个害羞矜持的小处女似的。斑比,快滚进我的被窝里。”

 

     小天狼星拉开了被子,等着詹米钻了进来后。立马把梅花鹿裹进了自己的被子里。天黑了,宿舍里也很安静。皮娜终于上完厕所,早就放松地倒头就睡。连莱米亚也去睡了。

 

      小天狼星伸出一条胳膊拐住了詹米的脖子,差点把她给勒死。詹米也毫不犹豫地一胳膊肘揍在了小天狼星胸口处,没想到直接戳进了她那两个巨大的肉团中间的勾处。

 

     “哎呦——梅花鹿,你揍起人来真不想个女孩子。”

     “差点勒死我的人没权利说这个!抱紧我,布莱克......我冷。”

 

     小天狼星抱紧了詹米。可詹米又嚷嚷着抱怨说小天狼星的胸挤到她了。小天狼星指控说她分明就是嫉妒,还有她的鸡窝头才是扎的自己跟过敏似的。

 

     过了好半天,两个人才停止嘲笑对方身上的每一根汗毛。她们安静了下来,两个女孩抱在一起。

 

      这个时候小天狼星才突然发现,詹姆的身体微微在抖。

 

     “梅花鹿,你还好吧?”她轻轻地凑在对方耳边,小声问道。

 

     “我他妈的才不好。小天狼星,你见过还好的人是一副憋着想放屁的样子吗?”

 

      “......你真是个傻蛋,詹米。”

 

      “是啊,我是个傻蛋。”小天狼星能感觉到詹米在被窝里翻了个身,“我甚至搞定不了一个级长。”

 

      “不,那不是真的。我是说,你在一年级就搞定了莱米亚。所以实际上来说你早就搞定了一个级长。”

 

      “天哪,布莱克!”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真的很喜欢他......是吧?”

 

     詹米沉默了下来。这个像阳光一样的男孩居然在她最好的朋友面前低沉了起来。

 

     天杀的雷奥·伊万斯。小天狼星暗地在心里已经把雷奥·伊万斯给放进油锅里煎成了人排。他居然把詹米搞成了这个样子。那混小子是有什么魔力,居然有能力把小天狼星最好的朋友身上的阳光榨干净。只剩下一具失落落的壳子。就像是雷古勒斯曾经摘给她的,后来枯萎的花。

 

     “小天狼星,你说我真的有可能和他在一起吗?”

 

     “你会的,甜心。别担心,只要他还有一只好用的眼睛,而且不和你一样近视的话。”

 

     “哦,滚蛋。”

 

     “好吧。”

 

     “不,别滚蛋。小天狼星,你确定我们会在一起吗?”

 

     “会的,伙计。你会的。”

 

       詹米真心实意地相信着她的话。

 

 

4

 

 

        当然,詹米·波特总是真心相信着她的每一个朋友。没有先后。即使日后小天狼星会把斯内普给引向打人柳,莱米亚是个狼人,皮娜有时候会在恶作剧被抓时候会突然消失掉。但詹米还是毫无差别地相信着她们每一个人的话。

 

       假如真的要让她选一个最相信的人,詹米绝不会直接回答。因为她相信他们每一个人,而她也不像伊万斯暂时会认为的那样,是个“刻薄又没感情”的女孩。就像她最终还是没和飞天扫帚和金色飞贼过一辈子一样。詹米·波特发现自己压根没法守约,所以她不会许下“最相信谁”的承诺,让剩下的两个朋友难过哭泣。

 

        她选了小天狼星当伴娘。后来还选了小天狼星当哈利的教母。

 

        但詹米还是嘴硬说她没有食言。她还是一样相信三个人,用命相信着她们。

         只是小天狼星总是好像总能给她带来好运罢了。

 

         那天晚上,从小天狼星说出她一定会和雷奥在一起的那一瞬间——詹姆就意识到了。啊,她一定会和雷奥在一起。即使不是今天,也会是明天。

 

         因为小天狼星虽然和自己一样很少许下承诺,但她所说的话总会成真。

 

         就像小天狼星说她不再会说泥巴种,于是她就再也没说过。就像她说自己会和雷奥在一起,结果她们就真在一起了。

 

         所以当小天狼星说她和雷奥一定会好好的,哈利也会好好的。詹米也相信了。

 

        而她从没后悔过。

 

        或者她也会后悔。假如当她知道,小天狼星将会把自己的死归结到她自己身上的花。假如她知道,小天狼星将会在阿兹卡班度过十二年,她那美丽的黑色头发将估枯萎打卷,那令人嫉妒的身材将慢慢扭曲变形,她浅色的眼睛将布满灰尘。她将一辈子都被拿来和她最讨厌的表姐并称为“那两个布莱克的疯女人”的话。詹米说不定就不会再那么相信小天狼星了。

 

        可惜没有如果。而小天狼星·布莱克坐在阴沉的天空和铁栅栏之下,身下只剩下冰冷的石阶。

 

        詹米·伊万斯将永远不再知道——小天狼星欺骗她的,将不止只有许诺给她全家平安时的一次。

 

 

      “而我才不想和个像我一样的女孩一样结婚——不管你长得是不是就跟个男孩没什么区别,也不管你究竟有多酷。”

 

      她食言了。可她永远不会告诉詹米·波特,不管是生前。还是在这个铁笼子枯萎腐烂之后。

 

      起码小天狼星说过的,詹米终究会和伊万斯在一起。只有这点,她不想那是谎言。

       

     

        

4   女孩对女孩的......?

 

         “波特!波特在高空表演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快——她又进球啦!”

 

         叮当。比赛结束。

 

         潮水般疯叫着的看台上突然沉寂了下来。每个人都把视线投向了计分牌——一瞬间鸦雀无声。

 

          “雷古勒斯·布莱克捉到了飞贼!但是波特的最后一个球追加的10分,所以总分是400比410分。这场进行了一天的斯莱特林对格兰芬多的比赛终于见了分晓,让我们向格兰芬多送去祝贺!他们是今天的胜者!”

 

        

          莱米亚和她的格兰芬多伙伴们听到胜利的消息,一同为她们飞在高空的朋友喝彩了起来。皮娜爬上了观众台上的椅子上手舞足蹈,结果差点从一百英尺(2)的看台上栽出去。在比赛前,在莱米亚的阻拦下才放弃了带十箱粪蛋炸弹来庆祝的小天狼星,此刻大笑着拉响了手里的烟花炮——

 

         金色的光柱滋滋着火花冲向了明朗的夜空,它们在到达和星星同高的地方时纷纷炸开。粉色的,绿色的,鲜红的火花骤然点亮了天空。就像从来没有暗下去过一样。骑着扫帚的冠军明星詹米·波特抖了抖她那蓬松的长发,骑着银箭穿梭在每一朵烟花之间,最后终于飞到了它们的正中间。像是这篇刚刚诞生的白日中间的太阳似的,向四周的看台上疯狂的粉丝们抛来属于魁地奇女明星的魅力飞吻。

      

       莱米亚把手快给拍断了的同时,忍不住微笑带着笑容感叹,“掠夺者”的精神领袖有时候真是个没脸没皮,爱出风头,不知收敛的小混球——虽然理所当然的,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如此火热地爱她。

 

 

      “可爱的斑比!我们亲爱的小婊子啊,我们的梅花鹿!我们也都爱着你呦!”

 

      她最好的闺中密友,小天狼星·布莱克,在收到了詹米·波特的飞吻之后。理所当然地致以了自己的敬意——她当着全校的人用了个“声音洪亮”,对着刚刚向大家抛完飞吻的好友大喊大叫。样子超级像几个月前刚开始被魔法部给通缉的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可当莱米亚趁着一道烟花闪过的功夫,刚好看清了她灰色的眼睛里被光照亮的活泼和明亮。就立马区分开了她和她那个疯子堂姐。

 

       骑在扫帚上的詹米·波特脸色明显黑了黑。

 

       “操你妈妈的,小天狼星!”

 

       完美的火辣球星形象顿时崩塌,俯冲到看台前的詹米立刻变回了莱米亚和她的室友们熟悉的那个脾气和爆炸头一样臭的火爆丫头。她冲着自己最好的朋友竖起了中指,恨不得用那根指头戳瞎小天狼星漂亮的浅色眼睛。

 

         “脏话。亲爱的(honey),这可不好。”小天狼星轻笑了起来,懒散地躲开了詹米的袭击。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点了一下,“你那古板可爱的伊万斯学长可不喜欢骂人的小女孩。另外,我可不介意。”

 

        “不介意什么,我骂你婊子吗?”詹米挑了挑眉毛眉毛,挑衅地冲着小天狼星勾起了嘴角。

 

       “噢,我长的这么漂亮,自然是有当婊子的资本。小斑比,我说的可不是这个。”詹米因为那个称呼而对小天狼星怒目而视,自从上个满月她成功练成了阿尼玛克斯——变成了一只牝鹿之后,小天狼星除了笑死了之外,还多亏了莱米亚生动形象的麻瓜动画比喻(詹米一向很喜欢看那个叫迪士尼的麻瓜做出来的那些会动的漫画,但这次詹米只想问候他全家),就一直没停止过叫她这个可笑的“昵称”。去他的梅林,假如詹米没记错的话,斑比甚至不是头母鹿!

 

       “我是说,假如你非要和我那可怕的秃鹫妈妈做一些唧唧歪歪的恶心事的话。我只能一边悼念着我最好的朋友逝去的智商——我是说,天哪,爱上伊万斯那个傻蛋还不够吗?一边同意你取代我爸爸成为我的继母。”

 

      詹米要被她朋友给恶心吐了。 “呕,我他妈宁可娶你这个放荡的混蛋,也不要靠近你那老妈一根指头!”

         

      “噢,亲爱的小米妮(Mini,Jamie的又一次变式),”小天狼星微笑着看着詹米,装作遗憾而夸张地摇了摇头,“我也想啊。可惜我不是飞天扫帚或者鬼飞球,所以这辈子恐怕都没法和你在一起了。”

        

      詹米冲黑长发的巫婆翻了个白眼。但几乎是紧接着,她就憋不住地和小天狼星一起大笑了起来。

 

 

      “得了,伙计。你就说吧,我今天飞的不赖吧?”

 

     “一如既往的棒。但要我说的话,也愚蠢的要命。今天看台上至少有一半的格兰芬多学生和全部的拉文克劳学生都在你骑着扫帚掠过的时候看到了你的内裤。”

 

     “啊,这么说。伊万斯也看到了我的内裤?天哪!他看到我在内裤上新绣的蕾丝边了吗?他有没有觉得我会是个心灵手巧的贤妻良母?”

 

     “我想他只会觉得你是个变态,詹米。” 莱米亚微笑着插话。

 

     詹米皱起了眉头,看上去几乎是真心实意地思考。“你真的这么觉得吗,莱米亚?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哪里做错了?你瞧,两年了,他大概觉得我是个——”

 

      “噢!别犯蠢了,詹米。你这么迷人,为什么会觉得你会哪里做的不对呢?”小天狼星高声地打断了詹米难得的自我反省,她几乎是谴责地扫了莱米亚一眼,挑了挑眉毛,一把搂紧了詹米,“月亮脸,你可别胡说。詹米已经做的够好的了。要我说,女孩就不该低三下气地去改变自己,讨好那些自大愚蠢的男孩们。詹米,你要等他来找你。终有一天雷奥·伊万斯那个男孩会像迷途的小狗一样意识到鼻涕精是条鼻涕精,并看到你的好的。”

 

       詹米听了这话似乎很受用。她立马就恢复了平常自信的状态。点了点头之后,就昂起头来去找皮娜炫耀刚刚魁地奇的胜利了。

 

 

      “你压根就不想她和伊万斯在一起,是不是?”

 

      莱米亚看着詹米走远的背影。斜眼询问站在自己身边,勾着嘴角,意味深长地目送着好友兴奋离去的小天狼星。

 

      听到这样严重的指控,被莱米亚的盯视的小天狼星和刚刚一样地轻笑了起来。她灰色的眼睛转向了莱米亚。看着那张苍白但却漂亮的面孔,小天狼星·布莱克长得就像是麻瓜宗教鼎盛时期的肖像画中精致的天使。可莱米亚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朋友只会拿着这张脸去搞破坏。

 

      “当然了,月亮脸。”小天狼星的嘴角放了下来,她总是勾着笑容的面孔在魁地奇赛结束后,头一次沉寂成了她只会在莱米亚面前露出的表情。就她在暑假来临时必须回布莱克家老宅,或者是被哪个全家被杀的受害者拿来和贝拉特里克斯比较,“我才不想我最好的朋友谈恋爱呢。想想吧,你是我们中间最聪明的一个。想想恋爱中的女孩都有多蠢,我可不想詹米变成那个样子。”

 

     莱米亚笑着摇了摇头,她的表情仿佛在说:你真这样想吗,你觉得骗得了谁?小天狼星瞪着她,脸上焦虑的表情难得一见。都说聪慧的男孩把自己的细腻写在心里,聪明的女孩则把细腻写进眼里。小天狼星看着莱米亚,莫名其妙地想起了这句话。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假如莱米亚是个男孩的话,她会是什么样的呢?她还会说出接下来那句让小天狼星莫名感到胸口闷闷的话吗?

 

      “你真是个自欺欺人的傻瓜,小天狼星。”

 

 

——————————————END—————————————————————



掠夺者+莉莉+斯内普性转,其他人照常

詹姆·波特 James Potter= 詹米·波特 Jamie Potter

小天狼星·布莱克Sirius Black不变

莱姆斯·卢平Remus Lupin= 莱米亚·卢平 Remia Lupin

彼得·佩迪鲁 Peter Petigrew= 皮娜·佩迪鲁 Penna Petigrew

西弗勒斯·斯内普 Severous Snape= 西弗罗娜·斯内普 Severona Snape

莉莉·伊万斯 Lily Evans=雷奥·伊万斯 Leo Evans

玛丽·麦克唐纳 Mary MacDonald=马克·麦克唐纳 Mark MacDonald


其实还有好多梗没写出来。例如小天在被押送阿兹卡班的船上被傲罗问,是不是因为和她的疯堂姐一样暗恋伏地魔所以背叛了她的朋友。小天回答说自己只喜欢过一个人,是个女孩,已经嫁人。小天在越狱见到哈利的时候,和教父小天不一样,直接无视彼得罗恩赫敏。变成人形抱着哈利不松手了。因为父爱如山,比较内敛,所以变成教母性格也变得更主动了??然后在搞清真相后就开始不断地拽着哈利,抱怨哈利怎么这么瘦,詹姆小时候平胸都没你这么瘦她还是个女孩呢。佩妮居然敢虐待我的教子,别担心,等我清白了就把你养的比你妈胖一倍。(哈利:???有了教母是很开心但这也???)

还有就是这个au里是詹米用了爱的魔法保护了哈利。哈利在五年级时候看了斯内普教授的回忆,对于母亲的形象崩塌。所以开始有些排斥母亲的保护魔法,所以导致短暂的与伏地魔脑内的联系被切断。所以没看到小天被折磨的画面,小天没死。

教母子生活在一起了后来。莱米亚阿姨时不时来做饭,顺便确认房子不炸掉。

虽然犬鹿还是be。。。但是起码好多了是不是???(bushi)



评论(56)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