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蕾妮布蕾妮日常吸美人

(杀戮天使)My Death我的神(ZR糖,半AU

说好的AU杀戮天使,变成了半Au(x),延续原本的预告一半的的设定,看了估计大家就明白了xxx

不过是ZR,是ZR,是ZR说三次(等等可我站的不是RZ来着吗?!)

大概是糖(唉),起码我觉得是。


My Death我的神

 

 

某本日记——

 

1月18日

 

Rachel Gardner,这个小姑娘很可能已经不正常了。

 

目睹过父母发生的事之后,精神恐怕已经产生了异常 。

 

需要持续治疗。

 

                                   医生D

 

 

 

 

 

 

 

 

来自警方档案里Rachel Gardner的口供——

 

      “你的名字是?”

 

      “Rachel Gardner。”

 

      “你今年多大了?”

 

      “十三岁。”

 

      “……孩子,你看到了什么?”

 

 

 

       

 

 

 

        那之后,Ray就再也没去过学校了。

 

        她终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塞进去的食物和水的盘子都会干净地送出来以外,压根没有证据证明她还活着。

 

        心理医生告诉Ray的亲戚,她恐怕需要更多的心理咨询。当然了,亲戚们也完全明白医生的意思。

 

         ——发生了那种事,这孩子真是太可怜了。

 

        ——是啊是啊……她父母从前都不是那样的,谁能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呢?

 

        他们经过Ray的房间时,总是在这么讨论。压低了声音,以为自己鬼鬼祟祟的样子压根不可能被看见听见。

 

        然而假如只要有哪次,他们决定了透过Ray房间的钥匙孔看去的话,他们恐怕就不会再这么自以为是和胆大妄为了。

 

       ——他们会看到一只挂在那里的蓝眼睛,正透过钥匙孔静静地望着他们。

 

       亲戚恐怕永远都不知道,他们压根完全能看到听到他们。

 

    “真是的,他们在说什么让人搞不懂的事情啊!为什么Ray你能听得这么津津有味呢?”

 

      “……Zack你稍微安静一下,他们又开始说话了。”

 

     ——这样下去真是不行啊,Ray那孩子看到了那样的事,恐怕是好不了了。你听心理医生都是怎么说的啊,他说这孩子的精神出了问题啊。

 

    ——是啊……这样下去真的是不行,我们得赶快想个方法才行啊。

 

       “所以说,你们这群人怎么都爱想来想去的啊。动这么多脑子难道不麻烦吗?喂,Ray,你倒是听我说的话啊!”

 

       “没办法,因为是亲戚。”

 

      “啊哈?倒也是哎,不愧是亲戚,他们真是和你一模一样,什么事情都要想来想去的,麻烦死了啊!。”

 

       “……抱歉。”

 

       “哎你在抱歉什么啊?”

 

      “当然是让Zack觉得麻烦的事。”

 

       “哎哎哎这个……!不要这么肉麻了好吗!”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是可以看到Zack的影子已经可疑地晃了又晃。不过Ray好像也没有看见的样子。她刚刚把眼睛从钥匙孔边挪开,不再去看那两个正快步离开她房间门口的亲戚。

 

       “Zack。”

 

       “哎哎哎?怎么了?”

 

      “是很麻烦的事。”

 

      “啊?什么玩意儿?快说就好了,这么多废话才是最麻烦的事啊!”

 

      “我想这家的主人不想我们留在这里了。”

 

      “嗯……?”

 

       “所以……”

 

        “哈?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那咱们就赶快走吧!”

 

       “啊……”

 

       “反正这家的人也啰啰嗦嗦的麻烦死了,还有你在这里也就是整天对着钥匙孔看啊看啊看,这样怎么可能露出好的表情啊!”

 

       “所以Zack……没有生气吗?”

 

      “哈?为什么要生气啊?我说你这个家伙脑子真的不好了吗?”

 

 

 

    报案记录——

 

         

 

       ——喂?是警察吗?

 

      ——是,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是……是我家亲戚寄主在我家的女儿。她,她不见了。

 

     ——请问您可以详细地说明一下吗?什么叫不见了?

 

      ——就,就是不见了啊!明明门也锁着,窗户也锁着!可是她就是突然间不见了啊!

 

 

     “真是的,Ray,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啊?”

 

     “……不知道。”

 

      “哎?什么?不知道?”

 

      “总之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哈?”

 

 

 

   某超市的监控录像——

 

        有着黄色头发的小女孩走了进来,环顾四周。

 

        这时正是深夜,超市的大门也毫无动静,可是那个小姑娘就这么出现了。

 

        小姑娘的脚步很轻,而值夜班的收银员也在那里呼呼大睡,这个时候从来都没有顾客,所以他放松了警惕性。

 

        “嗯?这里吗?这里是超市。我们能在这里找到需要的东西。”

 

       小姑娘好像自言自语一样的声音,在监控摄像头里变成了模糊的电子音。

 

        接着小姑娘就消失在了摄像头的范围之内,好像是往超市更里面的地方走去了。

 

        当她再次出现在监控摄像头的范围内的时候,怀里已经抱了一大堆东西。速食,零食,饮料,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

 

       “嗯,我们大概就需要这些了。”

 

      又是好像自言自语一样的话。

 

       “话说回来,Zack认得上面的字吗?”

 

         就好像是跟什么在摄像头范围外的人说道,黄色头发的小女孩手里举起了一袋薯片,小声地喃喃着。

 

       “不,不是在耍你。是我答应Zack要教你认字的。”

 

        “嗯……这是擅作主张吗?”

 

         接着,抱着一大堆东西的小姑娘,就小心翼翼地走出了超市的大门。

 

         就好像鬼魂一样。

 

 

        “哎,这是什么地方?”

 

       “嗯?这里吗?这里是超市。我们能在这里找到需要的东西。”

 

        “超市?听着发音好有意思。”

 

        “嗯,就像是漫画里的英雄名字一样(Supermarket,超市,这里Ray的意思是Supermarket听着很像Supermen超人的意思)。”

 

        “那又是什么玩意儿?”

 

        “嗯……大概就是和Zack一样厉害的人吧。”

 

        “啊,我不是说那个啦!我是说漫画,那是什么?”

 

       “一种书。”

 

        “啊?又是我看不懂的东西吗?”

 

       “嗯……”

 

       “啊啊真是的,你们真是太奇怪了。发明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压根就看不懂啊。”

 

        沉默。

 

       “嗯,我们大概就需要这些了。”

 

       “话说回来,Zack认得上面的字吗?”

 

        “啊?这是在耍我吗?”

 

        “不,不是在耍你。是我答应Zack要教你认字的。”

 

        “喂!你不要这么自以为是地擅作主张啊!我又没说我要学!”

 

        “嗯……这是擅作主张吗?抱歉。”

        

        “哼,知道就好啦!”

 

      沉默。

 

 

 

 

 

寻人启事

 

         Rachel Gardner,金色头发,十三岁,身高一米五三,失踪的时候穿着一件黑白条上衣和白色的外套以及黑色的短裙,身上带着一个黑色挎包。

 

         疑似被拐,在超市的监控录像里显示她好像正在和一个叫Zack的人对话,虽然不知道是如何交流的。或许Zack仅仅是Gardner小姐幻想出来的人物。Gardner小姐在失踪前已经被医生诊断出疑似妄想症的症状,但这一切都已经不得而知,不过假如你们看到上面所描述的这个女孩的话,请联系以下的电话号码。

 

 

 

       拾荒的老人走过,看到了这起贴在电杆上的寻人启事。看着女孩年轻的面孔,不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可怜的小姑娘,她得有多害怕啊。善良的老人叹了口气,在内心里深深地谴责那个绑架了这个名叫Rachel的小姑娘的人。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对话。

 

       “对,Zack,这就是我的名字。”

 

       “哈?这几个字母吗?七扭八歪的,压根看不懂。”

 

       “嗯……”

 

      “不过我会尽力记住的啊喂!你的表情比平时还要像死人啊!有点太可怕了吧!给我克制一点!”

       

       “好的。”

 

     “哎……真是的,这上面还说了什么啊?”

 

       “嗯……也说了Zack的事。”

 

        就在拾荒老人经过的电线杆边上,他看到了正站着那个与寻人启事上的照片穿着一模一样服饰的女孩,还有一个站在影子里的高个子男人。

 

      而男人的手里正拿着镰刀,一把在黑色的,几乎与影子融为一体的镰刀。

 

       老人的嘴巴瞬间长大,心跳加快。这时他分明看到,男人好像注意到了他,正往他这边看来。

 

       老人想要逃跑,可是那个男人的速度太快了,很快他的双眼就被一片黑暗覆盖。

 

 

 每日新闻:

 

        某位不知名的拾荒老人被发现死在了路边,疑似心脏病发作去世。

 

 

     “难道说……是我的错?”

 

    “啊啊啊,求你别胡思乱想了好吗?是他自己马上就要挂啦,要不然也压根就看不见我的好吗?你真是很擅长把事情弄得复杂的要命哎!”

 

      “……嗯,好吧。”

 

 

 

     “Zack。”

 

     “嗯?”

 

     “是时候实现我们的约定了吧?”

 

     “啊?凭什么?”

 

     “因为你要完成你的工作。”

 

      “那种事分明应该随我开心的吧!再说了,你还是这一副鬼表情啊!”

 

      “嗯……那个的话,已经没问题了。”

 

       他狐疑地看着眼前的女孩,正想告诉她,他最讨厌说谎了。难道她忘了?

 

       可是就当他还没能说出话的时候,女孩的眼睛却先堵住了他的嘴巴——那双从他初次见到她的时候就不再拥有过光芒的蓝色眼睛,就好像是傍晚虚假的蓝色月亮一样,可是在此刻,却反射着来自太阳的光芒。

 

     “已经没问题了,Zack。因为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很开心啊。”

 

     名叫Ray的女孩的嘴角勾起的弧度,正在太阳地下愈愈发光。

 

      “所以Zack。完成你在带走爸爸妈妈那天就没能完成的工作,实现我们的约定吧。”

 

       “——请杀了我吧,我的神。”

 

 

        好吧,这大概就是我们的故事结尾了。

 

       从这天起,名叫Zack的男人和名叫Ray的小姑娘,永永远远地,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Danny医生放下手中的报纸,抬头看着白色的天花板。

 

      在他放在自己办公桌的报纸上,正写着他的某位前任患者在失踪了十几个月之后,终于被作为一具尸体找到了的新闻。

 

 

 

    

来自警方档案里Rachel Gardner的口供——

 

 

   “……孩子,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神。”

 

   “神?”

 

    “对,拿着镰刀的死神大人。他带走了爸爸妈妈,可是当我求他带走我的时候,他没同意,因为我的表情太无趣了。”

 

    “啊……?”

 

    “所以我和他——和神大人做了一个约定,只要我笑出来的话,他就会杀掉我,然后我就可以去见爸爸妈妈了。”

 

     “小姑娘,你在说什么?”

 

     “呐,对吧,Zack?”

 

      黄色头发的小姑娘对着房间里一个没有人的墙角,露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

 

      “不过,我现在做的还不够好。”

 

 

End.


*Zack设定为死神。

只有将死之人可以看得到他,负责收割死去的人的灵魂。因为完全按照自己的冲动去收割灵魂,所以其实本身性格还是个笨蛋。文盲是因为是死神所以不需要认识人的文字。拿镰刀砍了的人会死,但是肉体只会显示是自然死亡,例如疾病。或者砍了的人假如是死于他杀的话,则会显示出他杀的伤痕,而不是死神的镰刀砍出的伤痕。

*Ray的设定基本保持原样。不过因为遇到了收割她父母的灵魂的Zack,比在原作里遇到了Zack的时间早,所以精神没有像原本那样崩坏。只是因为父母死去过于悲伤,所以祈求Zack在没有冲动的前提下杀掉她。不过与原作相同,刚开始因为刚目睹父母死亡,所以因为“表情太无趣没有砍的兴趣”被拒绝了。

可以理解为Zack把Ray杀了之后灵魂带走,俩人开开心心地过上了一鬼一身的幸福生活(。),没错就是这么甜!就是这么任性!




评论(3)

热度(62)

  1. 青时布蕾妮布蕾妮日常吸美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