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蕾妮布蕾妮日常吸美人

十五年后的婚礼(一)(中篇大概,ZR(RZ?),糖糖糖糖

十五年后的婚礼


* 设定为诉讼时效十五年梗,即在霓虹世界观下,15年内不对嫌犯起诉,那过了十五年案件起诉就会失效。在这个世界观里,大概就是Zack和Ray私奔(大雾)了,在逃亡了十五年(没错你没看错十五年,他们怎么能逃亡了这么长时间?这就是爱,别问。)之后,在两个人的案子都已经过了诉讼时效过后。终于可以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正式在教堂举行婚礼的来龙去脉。

*时间为原作十五年后,即Ray二十八岁,Zack三十五岁。(果然人老了年龄差就没法玩了,嘤)

*注:其实这也是给媳妇儿的生贺。阴历,生贺。碰巧是婚礼x嗯很合适

 

1

 

       大概十五年前,那曾经是个不安定的年代。

 

        现在已经长大成为了父母甚至祖父母的那一代人,经常会给孩子们讲这样那样的故事。

 

        据说在那个时候,在城市里曾经一度出现过许多个连环杀人狂。没错,不是一个,也不是两个,而是许多个。

 

        直到今天,在孩子的耳边,还时常会出现这样的警告。

 

      “喂,你要是不好好睡觉的话,十五年前的那个会做坟墓的杀人狂就会把你弄到地下去长眠喔。”

 

      “好好吃饭,浪费米粒可都是罪啊。你知道吗儿子,在我们小的时候,不好好吃饭的孩子可都会被断罪人抓走断罪的啊。”

 

     “上课的时候就正经一点,你老是这么嬉皮笑脸的。可是会被专门砍看上去就很开心的人的杀人狂给分尸的!”

 

        这座城市里所曾经发生过的惨案,在十五年前的人心里留下的阴影早就随着时间淡漠地只剩下了残渣。那时的恐慌和不安就好像从来都不曾在这座城市的历史中出现过一样。最终只成了吓唬小孩子的鬼故事。

 

       也不知道当年那些曾经使这座城市闻风丧胆的那群杀人鬼们,假如他们听到了这些话的话得有多伤心。

 

       或者,有可能是安心也说不定?

 

2

 

       

     “您的名字是?”

 

     “Rachel......Gardner。”

 

     “嗯,Rachel是吗?真是个好名字啊。欢迎你来到这个教堂。”

 

      眼前的姑娘看上去比她的年龄要成熟,这是本神父对于Rachel这个姑娘的第一印象。

 

       不过说实在的,他并没有那么注意这个教堂里新来的姑娘。虽说这并不是个很大的教堂,可是少说也有三十多个人。所以作为神父的他也不过是在这个女孩刚来的时候照顾了她一下,把她介绍给教堂的其他人,帮她尽快融入教堂而也不会觉得拘束。

 

       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Gardner小姐好像本身就不是很爱说话的性格。即使是本神父多么努力地想把她介绍给教堂的其他人。可是每周周日的时候,她从来只是准时地来参加礼拜,等到一结束的时候就会安静地走,从来不多和任何人交谈。

 

       Gardner小姐从来都那么来去匆匆,简直就好像接下来总是有人在等着她一样。

 

        说实在的,这让本有点莫名其妙。可是他也没权利多管别人的事情。再说了,虽然沉默而且总是来去很快。但是Gardner小姐这个人确实很虔诚,而且从来不会对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说三道四。这是在好几个月后,本神父好不容易觉得自己大概能和这位Gardner小姐说上脸熟的时候得出的结论。

 

       这么有教养又聪慧的姑娘,真是可惜了。她看上去还是一个人的样子。

   

       这让本神父有点感慨,虽然说是“姑娘”和“小姐”,可是Gardner小姐其实也已经不年轻了。怎么说也大概是二十后半段了,这说实在的应该是女孩最挥霍的年龄。可是和一般的姑娘不一样,Gardner小姐好像对这方面的事情完全没有兴趣。

 

      他也曾问过Gardner小姐,有没有男朋友呢?

 

      可是当时Gardner小姐的反应却让本失望,她看上去很苦恼地想了半天。

 

       “嗯……我也说不清楚。”

 

      最后,在长久的沉默之后,Gardner小姐只是给出了这么一个模糊不清的答案。

 

       “有考虑过结婚吗?”

 

       “……?”

 

        这话倒是让Gardner小姐出现了本意想不到的反应,她看上去好像有那么一瞬间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婚礼,是很必要的事情吗?”

 

       这个问题现在回想起来会感觉有点奇怪,可是本还是记得自己那个时候很认真地回答了Gardner小姐。

 

       “这个就要看个体了吧。对于一些人来说,可能婚姻只是枷锁,他们渴望自由,渴望可以随时抽身而去的关系,对于那些人来说,婚礼应该是避之不及的事才对。可是对于我个人来说的话,能站在神的旁边,对着他诉说自己发自内心的誓言,并且得到他的认可和回复的话,对于虔诚的人来说的话,这样的婚礼,就是最重要的事了。”

 

        Gardner小姐好像被这番话给震动了,本从来没见过这位小姐有过那么长的表情空档。她看上去真的被本的这番话打动了。

 

      “这么说的话……真的很重要呢。”

 

       那个时候Gardner小姐认真的表情印在了本的脑海里,他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姑娘居然会对他的这番听上去就很枯燥而又老派的话产生那么大的认同感。

 

       不过说实在的,这倒让他蛮开心的。现在的年轻人,能有一两个像Gardner小姐这样的真的已经很少见了。

 

       于是本神父很认真地告诉Gardner小姐,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她有那个心思了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他。作为一个神父,他很亲眼见证这个虔诚的姑娘的终身的誓言。

 

       可是让本神父没想到的是,在他做出这个保证后的第二天,Gardner小姐就给出了答复。

 

      第二天早上,当本神父又一次推开教堂的门的时候,Gardner小姐正在里面等他。

 

       而她身边还站着另一个人。


PS:别问我为什么不是Gray神父主持婚礼,你真不怕婚礼上大家都嗑药然后生生的变成派对么?婚礼这种正经的事还是要正经一点的神父来办才够正经(正经脸)。

PSS:虽然其实这神父的名字其实是我家猫来的。

PSSS:这里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