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蕾妮布蕾妮日常吸美人

屯稿

3

    说实在的,很难说我究竟把当时爸爸说的话记到了什么时候。我甚至都不肯定他是不是真的说过这些话。等到我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年之后了,而我当时则只是恍然大悟地想起了我父亲好像在我进入霍格沃茨的一天里就用很简练的语言预言过十年之后的整个巫师社会。

    这段回忆里我唯一能肯定他说过的话是那句“假如一个人打定主意要讨厌你的话,那他们是永远都不会缺少理由的。”作为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我压根没记住父亲关于别说脏话的嘱咐。可是这句我甚至半知半解的话却被我记得无比清楚。

    回头看去,爸爸的这句话原本的深意恐怕远比我的理解能力要宽广的多。它一语戳穿了那个充满着偏见和不公的年代所发生在魔法世界的一切。纯血对混血和麻瓜种,混血对麻瓜种,麻瓜种对麻瓜和哑炮,甚至所有巫师对半神奇生物。歧视的连锁一环扣着一环,就好像一条束缚着整个英国的铁链。每个人都俯视着别人,却呐喊抱怨着那些俯视自己的人们的罪恶。

    不过对于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来说,她之所以会把这句话记得这么深的原因——大概仅仅是因为她到霍格沃茨的头一天就遇到了一群与她生活在不一样世界的人罢了。

4

    当阿克走进霍格沃茨的大门时,她已经掉进过黑湖了一次。浑身淌着水儿得就和其他看着她已经都笑成了一团的新生们站在麦格教授眼前。

   “你是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的?”她语气干巴地问阿克。

   “摔下去的。”阿克也干巴巴地回答。

    周围的学生们爆发出了一阵大笑声。其中还有个男孩笑得撞在了阿克的背上。差点又把阿克给撞回湖里去。

    阿克很想回头一拳就把那个撞到她的男孩给扔进湖里去。可是出于某种原因(可能是因为眼前这个皱巴巴的教授,或者因为旁边的人太多了),她没有。

   “不是故意的。”她又干巴巴地加上了一句。希望这能让别人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挪开一点儿,起码眼前这个教授可以这么干。

    可是那个教授还是严厉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直到看到阿克头皮发麻之后视线才减缓了那么一点点。

   “你最好小心点儿,姑娘。霍格沃茨对于不了解它的新生来说可能是很危险的。清理一新——好了,假如你有哪里感觉不舒服的话,请去庞弗雷夫人那里。好了,让我们接着走吧。”

    阿克很想提问庞弗雷夫人究竟是谁,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麦格教授就带领着新生群们往前走了。

   “唉啊——”

   阿克发出了一声像是咳嗽和叹息混合起来的声音。她好像突然间意识到这里不会有人为她的“小问题”给个耳朵。这又是她从没经历过的事情里的一项,它大概也和“新的生活”挂钩。所以阿克挺了挺胸,加快了脚步,两三下地追上了差点把自己丢队的人群。

   “嗨,你!”突然这个声音传了过来,接着阿克就觉得自己的后背又被戳了一下。

   “我?”阿克指了指自己,刚才那个被戳的感觉有点儿熟悉。于是阿克回过了头去。

   “对,说的是你,小姑娘。这家伙是想问你刚刚是怎么掉下去的。”

    另一个声线比较平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不过也更带着一种阴阳怪气的升调。

   “掉下去——掉下去什么?”

   阿克回过头去看着那两个说话的男孩。她认出来的,其中的一个是笑得太厉害差点把自己撞下湖的混账,另外一个则是国王十字车站上盯着阿克和瑞德先生看的那些人中间的一个。

   这让阿克有点儿后悔自己答话了,这两个男孩都惹火了她一次。现在她想揍人的冲动是双倍的了,阿克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憋得住。

   “哎,当然就是说掉下湖了啊!你刚刚还没这么迟钝呢——”

   “还是说你被掉下湖这件事的惊吓太大了,没缓过神来?”

   左边那个头发乱一点的男孩最先开口,他旁边的那个个子比较高的黑发男孩则毫无瑕疵地衔接了下去。阿克开始怀疑自己遇上了一对双胞胎,因为他们都有黑色的头发,虽然长得不像。

   “玩蛋去吧。go to screw your balls(1).”

   阿克知道他们在干的事。这叫挑衅。在她长大的街上是很常见的一种说话方式,所以虽然她不擅长明白别人话里的意思,可是她却也知道用挑衅这种方式说出来的话都不是好的意思。

   于是阿克冲着两个男孩那边狠狠地踹了一脚,然后双腿岔开,抱着双手望着他们。她不喜欢自己现在摆出的动作,这让她想起了南希的爸爸——她的舅舅。这个动作往往意味着不断飞舞的拳脚。可是她希望眼前的这两个倒霉男孩可以被这个动作吓跑,这样她就可以不违背爸爸的话动手打人了。

   可是却好像没起一点儿作用,两个男孩只是好奇地看着她,好像很期待她的下一步动作。

  这倒是让阿克感到有点儿不开心了,原本在街上,每次她摆出这个动作的时候其他孩子都会落荒而逃。可能说出来有点儿心虚,不过阿克说实在的有点儿喜欢拥有威慑力的感觉。这在酒鬼街这条被野蛮的大人和他们的酒瓶子占领的贫困街上,孩子们最想得到那么一点儿的东西。

  果然就和爸爸说的一样啊——这里和街上完全不一样。

   突如其来的念头淹没了她。假如是平常的话,阿克可能已经拿着拳头挥上去了。可是这个时候她却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噎住了。

  “滚一边儿去吧,别挡路!”阿克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尖利起来,她的吼声引来了几个人的目光。可她看都没看他们。

   接着她就头也不回地跑到了新生的队伍前面,竭尽全力地不转头去瞪那两个混账东西。

   假如他们敢笑的话,她想,那她还是会去揍他们的。她不能示弱。

   可是后面却并没有声音传过来。

   

(1)去玩你自己吧。在咒骂里也算比较粗俗的诅咒,一般会说go screw yourself,这里为了强调阿克从小就习惯于脏话连篇的习惯,加重了语气。变成了“玩蛋去吧。”

5

    阿克把和她一边高的行李顺着楼梯咯咯哒地拖进了二楼的寝室,引来了同样被分到格兰芬多的女孩们一阵感慨和掌声。

    于是阿克很大方地提议帮她们抬行李,结果有点儿困难地发现她们的行李都要比她的要重得多。不过在对方的帮助下,她还是一边笑着一边竭尽全力地把那些大砖头往上扔了去。等到所有人的行李都就位了之后,阿克只觉得自己的胳膊麻的就像是妈妈剁盘上的生猪肉。

   “谢谢你了啊!”

   不过听到感谢声时,阿克的心就被一点点填满了。就连分院还有抬箱子后的疲倦都被一扫而空。她这天和爸爸告别了之后头一次这么开心了起来。于是她大笑着回答没关系。

   “阿克·瑞德。”她拿指头指指自己。

   “玛丽·麦克唐纳。”那个道谢的女孩很兴奋地伸出了手,阿克呆呆地望着她的手呆了两秒钟。然后缓缓地伸出手对着玛丽的手轻轻地拍了一下。

    玛丽也呆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笑了起来。

   “这是巫师们打招呼的方式吗?”旁边一个有着红头发的女孩朝着她们这边看来,对于阿克给玛丽的击掌显得有些惊讶,“在我们那里这是男孩子才喜欢干的事。我是在正常——麻瓜家里长大的。在我们那里,第一次见面的人都是握手的。”

   “不,我爸爸是个巫师。可是他和第一次见面的人也都是握手的。”旁边一个有着一头棕金相间头发的女孩回答着,“哦对了,我叫佐伊·韦斯莱。是混血。”

  “混血是什么?”玛丽眨着眼睛问道。

  “就像是一只荷兰猪和一只肉猪混着生出来的孩子?”阿克也插了一句,其他几个人都回过头来看着她,就连其他两个没参与对话她们对话的女孩也看了过来。佐伊的眼神看上去就像是要上来揍阿克一顿。

  “怎么,你是纯血巫师家的大小姐嘛?”佐伊咬牙切齿地看着阿克。阿克这才意识到她不喜欢她做的比喻。

  于是阿克很老实地承认,“不,我妈是屠宰场杀猪的。她和我爸都不是巫师。”

  这句话一出,几乎整个寝室的人大笑了起来。就连刚刚还着着火的佐伊也忍俊不禁。

   阿克在心底深深地松了口气,看上去这回她没说错什么。

  “我的爸爸妈妈也都不是巫师,他们都是蔬菜水果商(1),你知道,他们是卖蔬菜水果的!”玛丽最先开了口。阿克惊讶地看着她的圆脸蛋,玛丽正友善地对着她笑。

  “噢,你看上去比我像个正经人多了。佐伊,对不起,我不知道那么说话会让我像个混蛋(asshole)。”

   “没事。不过阿克,你知道吗,其实混蛋也不是很好的一个词。起码我妈妈特别不喜欢我爸爸用这个麻瓜骂人的词。”

   “啊——”

   那天阿克认识了她的室友。圆脸的玛丽,红头发(而且几乎和南希一样漂亮的)莉莉,混血的佐伊。至于那两个一直没加入她们对话的姑娘,她们其中的一个一直在默默地听她们说的话。

   至于最后的那个姑娘,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阿克还是没知道她的名字。

   阿克钻进床的。在那场小小的争执后,她闭了嘴,直到差不多十分钟之后就钻上了床。留下了其他的几个女孩大声地谈论起了她们对于霍格沃茨的第一印象——大大的城堡,秃顶的大礼堂,还有分院时候的各种想法。阿克没拉上帘子,她只是躺在床上听着,她也喜欢这些话题。可是在同时却告诉自己,她很困,她应该睡觉了。

   被玛丽感谢时的暖流已经荡然无存,阿克看着上铺灰黑的板子,心里感觉空荡荡的。

   她又想起了刚刚佐伊愤怒的表情,感觉有点儿愧疚。她接着想起了爸爸说的话。最后想起了街还有南希。还有南希她爸爸在被她用酒瓶扎伤之后骂骂咧咧所说的那些话。

   她大概确实是头蠢猪。就和妈妈拿刀砍得那些一模一样。

   带着这个念头,她昏昏沉沉地昏迷了过去——不是睡了过去,而是像南希描述的那样——在身上痛的不行的时候,于是逃进了自己的肚子里,接着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1)玛丽·麦克唐纳,在斯内普教授的回忆里出现过的格兰芬多女孩,同样是麻瓜出身,被莉莉两次提到。在哈七里,魔法即强权那一章里有乌姆里奇审判麻瓜出身巫师的情节。她审判的那个同样是麻瓜出身的巫师全名叫:玛丽·伊丽莎白·凯特莫尔,而根据原著描述,这位女士已经结婚了。在这篇文的设定中把两个玛丽假设成同一人,假设的依据是两人都是麻瓜出身。而且这个设定真的感觉很有趣,所以就这么写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