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蕾妮布蕾妮日常吸美人

布莱克家的圣诞节(布莱克家族相关,犬鹿暗示)

布莱克家的圣诞节



   “你真是个讨人嫌的孩子!”

   “你这个可怕的老巫婆!”


  小天狼星与布莱克夫人站在布莱克老宅的前厅,两对灰色的眼珠子都死死地盯着对方。同样刚从霍格沃茨回来的雷古勒斯跟在小天狼星身后,厌烦地皱起了眉头。可是母亲和兄弟堵住了走廊和上楼的楼梯口,他甚至无法像平常一样躲避开殃及到周围的火焰。

 

   “我是怎么生出你这样的逆子的?去和那些杂种混在一起。”

   “那也比咱们家的这个‘高贵的纯种’要好!天天只会干些什么呢?学着猫步走路?”


   他们再这样吵下去的话是会惊动父亲的。雷古勒斯想。昨天返回家中的前一天,奥莱恩·布莱克给他的二儿子寄了一封信,信里说他受够了控制狂的妻子和不争气的儿子。这两天他一直都在犯偏头痛,所以闭门不出,已经管不了这个家里的任何人了。

   雷古勒斯默默地看过吵闹的母子,眼神随着楼梯爬到了父亲房间的门上。门里一片安静,就好像它的主人早已悄无声息地离去。布莱克家主的身体宛如一个空壳。

   

   “你房间里贴的都是些什么东西,麻瓜女孩什么都没穿的照片?你倒是长胆子了?”

   “哦,亲爱的母亲。她们穿东西了,那玩意儿叫比基尼。我推荐你有时间了也可以穿一下试试。估计能直接吓走一片八十岁的老巫师。”

    

    布莱克夫人的夫人脸涨得比柿子还红,几乎就快要滴出雷古勒斯最爱吃的草莓酱。而他的兄弟则好像在看麻瓜涂白了脸的那种叫小丑的人一样,脸上满是挑衅的微笑。

 

   “出去!”

    最后,布莱克夫人的这句话几乎是从肺里憋出来的。甚至没能给她面前的儿子施加任何一点想象中的威胁。小天狼星·布莱克脸上露出了和贝拉特里克斯堂姐一模一样的的笑——把嘴角扯到耳朵后面。他的表情让雷古勒斯想起了黑湖里冰冷的水,深不见底。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胸口发出了咯噔一下的撞响。


    小天狼星发出了一阵撕裂式的笑声,脸上的表情好像对这一刻期待已久。

   “我就等着你这么说。”

    布莱克家的长子背过了身去,他黑色的头发和外面的夜空与角落的阴影融为一体。

   “等了十六年。”


    接着是狠狠的摔门声。布莱克家的继承人就这么消失在了门口。


    雷古勒斯目送着兄长消失的身影,面无表情。

    今晚甚至都不是圣诞夜,他想。


    他慢慢地走近了瘫倒在了沙发上的母亲,踌躇了一下,还是把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布莱克夫人肯定感受到了二儿子的触碰,可是她没有抬起头来看他。就好像他不值一提。

 

    雷古勒斯的心一紧,一些话堵在他的喉咙里。可是此刻却汹涌而出。

   

   “母亲——”

 

    布莱克夫人的头晃了晃。


   “说实在的,你不应该指责小天狼星跑去和邻居麻瓜农场的那群土狗玩的。”

 

    布莱克夫人迅速地抬起头来,眼前果真对上的就是一双笑得都快眯成缝的灰眼睛。

    她的二儿子,雷古勒斯·布莱克,正用和刚刚大儿子一模一样充满笑意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虽然比起小天狼星已经笑到声音都裂了,他还费了点儿心正拼命地忍着笑。却还是控制不了嘴唇跟喷了辣椒粉似抽搐。


   “雷古勒斯·布莱克!”

   “怎么了,妈妈?你不会又要来指责我吧?放心,我没跑去和隔壁麻瓜农场的任何一种动物交配。在胸口画十字愿意为谎言去死(1)。”

   “你——”

   “说到底,妈妈。小天狼星毕竟是个阿尼玛格斯。没办法,发情期的狗需求很多的。这不能怪别人啊,是你当初极力支持他跑去练阿尼玛格斯。”

   “那是因为我以为他是为了帮他会变成狼人的朋友——唉,可怜的莱姆斯,为什么他不是我的儿子啊——不是为了跑去人家麻瓜的农场里追人家的狗!”

   “......说实话,妈。假如那只母狗挺可爱的话,就把小天狼星给人家吧。反正他这辈子也是娶不到别家的姑娘的。”


    她的儿子现在看上去就像个恶魔。布莱克夫人只觉得自己撞到了墙一样的直发蒙。她的两个儿子都不是什么好家伙,大儿子就够闹的了,二儿子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闹心,她有时候真是怀疑这是因为她对梅林祈祷得不够多。或者她前辈子造了什么孽。


   “可那是群吉娃娃啊。”布莱克夫人愣了半晌,才回答道。


   “那也比咱们家的那只贵妇要好。它压根就不搭理小天狼星,所以他才只能跑去和隔壁农场的吉娃娃去凑合。另外妈,让一只贵妇狗学猫步,这件事上我的观点和小天狼星是——”

   “你给我闭嘴!”布莱克夫人举起手指对着二儿子叫了起来,“不许你,还有小天狼星对我的克里切指手画脚!有你们两个倒霉的家伙就够了,有时候我真恨不得克里切是我唯一的儿子。”


   “真是和蔼可亲的母亲啊,”雷古勒斯低下了头小声地嘟囔着。

   “你说什么呢?还有,你爸呢?儿子们从霍格沃茨回来影子都没有!”

   “没什么,妈妈。他只是和我哥一样帮我给扔了而已,明明说好要躲一起躲的。”

   “你说什么?”

   “我是说,妈妈。爸爸昨天给我来信他得了头疼,于是跑去对角巷去找摩根小姐去了。他还特别警告让我别告诉您。”

   

    在布莱克夫人抓起了魔杖还有(那是刀吗?雷古勒斯隐隐开始心疼父亲了),接着飞似地冲出去找“摩根小姐”之前。她飞速地转过头来,看着已经取代了她摊在沙发上享受着的二儿子。

    “喂,小天狼星那家伙是不是跑去波特家了?”

    “是啊,每次他离家出走就去那儿。除了詹姆谁还会要他。”

    “送个猫头鹰告诉他明晚七点之前回来,要不然就吃不上火鸡了。”

    “一定转达。”

    于是从回到家以来,雷古勒斯第一次布莱克夫人温柔的微笑。还有在头上的拍拍和“小雷古”的称呼。


    坐在红金色柔软的沙发上,雷古勒斯舒适地伸展着四肢。他抬起头,眼睛正对着天花板上银绿色的灯。即使冬天的夜晚来得很早,而外面的天早就黑了。可是布莱克老宅里的灯光还是灿烂地让人感觉不出是黑夜。

    客厅里放着的大大的圣诞树上挂着的彩灯和大大的彩球。沙发正对的墙壁上挂着一张放大的全家福。里面的四个人簇拥着,每个人脸上都是灿烂的笑容。虽然雷古勒斯看出了拍这张照片时,小天狼星正在往爸爸的衣服后面里放冰块。

   

    贵妇狗克里切在雷古勒斯的脚下转了一圈。雷古勒斯俯下身,把沙发底的克里切抱了上来。放在双腿之间。

    “又会是个热闹的圣诞节,克里切,对不对?”

    贵妇狗在雷古勒斯的怀里打了个哈气,将头埋进了男孩的长袍里。


   

一个奇怪的AU,献给圆满的布莱克一家

评论(2)

热度(25)

  1. 红茶杯与苦咖啡布蕾妮布蕾妮日常吸美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