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蕾妮布蕾妮日常吸美人

角色对换(1)(孙世代,斯科皮阿不思友谊向,复方汤剂预警)

简介:出人意料的,斯科皮·马尔福被分进了格兰芬多,阿不思·波特被分进了斯莱特林。在双方的家长花了四年才勉勉强强地接受了两个孩子的分院结果以后。没人知道,暗地里这两个早就搞到了一起的孩子正策划着要搞个大新闻。

CP:没:)就是个两个熊孩子互相整对方家里人的小甜饼

拒绝倒霉催孩子里苦大仇深的剧情,仗都打完了下一辈就不能乐乐呵呵地蹦跶吗?

1

“哐!”“哐!”

两个男孩手里的玻璃瓶碰到了一起,里面泥巴一般的液体撞得差点儿飞出来。可是他们好像压根没发现。只是其中黑头发的那个对着液体的惨样儿怀疑地皱了皱眉头。


“敬分院帽。”金发的男孩看穿了黑发男孩的顾虑,拍了拍对方的背鼓励道。并且决定先干为敬。把瓶子举到了嘴边。

“敬麻烦的家长。”黑发男孩虽然看上去还是有点犹豫,不过看上去也因为伙伴的话下定了决心。

“敬操蛋的创始人们。”金发男孩再补充道。

“——还有他们创造出来的该死的分院帽!”两个男孩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说他们是怎么想出要拿自己的名字和性格给学校分班的?”

“——因为他们自己生前搞事搞完了还不够,还喜欢看着他们的学生继续互搞。搞死多少算多少。”

“——你说的没错,我猜他们的脑子一定是被中世纪骑士的马踢了!”

“——哎,斯科皮。你怎么知道骑士这种东西?”

“——从我妈小时候给我讲睡前故事的麻瓜童话书里看到的,后来都被我爷爷烧了。”

“噢,那可真操蛋。你家真不愧是二十八大纯血家族之首。”

“——你又是怎么知道二十八大纯血家族这种玩意儿的?”

“去问詹姆·波特!自从我被分进斯莱特林之后,每年的圣诞节他都要送我一本最新版的《生而高贵:巫师族谱》——”

“嘿,伙计!我就说过你哥挺酷的——”

“这他妈哪里酷了?!你忘了我爸发现那书之后发了整整三天半的火了吗?上次暑假的时候发现我把你藏在床底下的时候他都没这么生气过——”

“噢,确实。这么说你上个圣诞节过得挺悲催的,伙计——”

“没你悲催——你还记得你分院后的第一个圣诞节吗?”

“当然记得——家里的气氛几乎能活生生憋死一只鹅,我妈感激的痛哭流涕,爷爷差点就把我掐死了。”

“斯科皮,瞧瞧你——你可是个格兰芬多!”

“你还是个斯莱特林呢,可我爸说你们波特的脑袋还是比我们马尔福的大两倍——干了,阿不思!”


被称作斯科皮的格兰芬多一闭眼睛一捏鼻子,把玻璃杯的东西灌了下去。

被叫做阿不思的斯莱特林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对于这个已经认识了四年的朋友,他是打心眼儿里地佩服对方的勇气——对了,虽然他是个马尔福。不过说真的,比起没事儿喜欢掀房顶的詹姆。阿不思还是更佩服斯科皮这种格兰芬多。


“好啦,伙计。我都喝了你的头油了,你也快来吧!”

一贯而下的斯科皮把玻璃瓶放到一边,用尽全力地表现出好像自己刚喝了世上最好喝的东西。不过从阿不思的角度看来,对方看上去已经快哭了。

“好喝吗?” 阿不思试探地戳了戳斯科皮的肚子,看看对方的胃还是不是完整地待在原地。

结果他这一戳,斯科皮差点就一口把还没吞下去的液体吐他一脸。



“......这玩意儿有毒!”

当终于勉强把阿不思的头油和泥一起吞下去了之后,斯科皮的脸色变了。

“你脸上的颜色活像是我们院的旗帜的颜色。”阿不思诚实地作出评价。

“那你倒是也喝一个试试啊!”斯科皮看着同伙有些幸灾乐祸的表情,脸更绿了。他的发梢已经开始微微变成了黑色。

二话不说,这个马尔福家几个世纪以来第一个格兰芬多就一把抓过了阿不思的手,把放着自己指甲的复方汤剂一把灌进了三代以来第一个斯莱特林的波特嘴里。



“哇——”阿不思发出了非人的惨叫,可是当他把斯科皮砸到地板上的时候一瓶的复方汤剂早就下了肚。和装着阿不思头发的极酸的复方汤剂正好相反,斯科皮的复方汤剂就像是青椒一样辣。

“你的脸看上去也活像我们院旗帜的颜色。”

斯科皮露出了一个充满恶意的咧嘴笑,这是他看上去特别像波特先生口里描述的马尔福先生的时候。

“我们扯平了!”不过下一秒小马尔福大笑着狠狠地给了躺在地上濒死的阿不思一拳。这时阿不思就想起来了,不,爸爸嘴里的那个马尔福绝对没有自己认识的这个马尔福这么像个疯子。



阿不思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我开始有点儿后悔了。”


“为什么,我觉得挺好的啊!” 斯科皮对着镜子理了理一头炸起来的黑头发,现在他只剩下一双灰色的眼睛看上去像是个爷爷卢修斯嘴里“正统的马尔福”了,“嘿,看看吧,起码现在没人缠着我,要我打发蜡了!”


阿不思勉强地扶着柱子站了起来,忍住不大口吐出来的冲动。“是的,斯科皮。不过就算友情提示,你忘了戴眼镜,注意——”

他话还没说完,眼睛已经变成绿色了的“阿不思”就一头撞到了墙上。


“——墙。”

和平常一样,小波特是翻着白眼补完对他最好的伙计的叮嘱。


“你确定这能行?说实话,斯科皮。” 阿不思摇了摇头,忍不住最后一次质疑这个听上去简直就像是大哥詹姆·波特的恶作剧的计划。“我是说,这确实挺好玩儿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玩大了......”

“我爷爷会把姓波特的吊死在马尔福庄园喂孔雀,你舅舅会把姓马尔福的从陋居的一楼揍到到阁楼的食尸鬼窝里去?” 斯科皮提出了友善的假设。

“最好的情况下。是的。” 阿不思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叹口气说道,“我只希望这值得花这么大的功夫。斯科皮,伙计,你知道——”


“你只是希望他们可以理解。”

阿不思转过了头,今天以来——不,应该说是头一次——在斯科皮的脸上看到了一种更深的神色。就像他吃坏了东西的时候,或者装作自己是马尔福先生那样在入学第一天分院的时候给自己壮胆子时的样子。

这是他很少的在这个乐观的家伙脸上看到嘴角向下勾去的神情。

“相信我,伙计。我也这么希望。”


斯科皮脸上的神色让阿不思感到惊讶。就像是回到了他们相识的第一天,感觉自己的头发变得平整起来的小波特突然想起了他为什么会和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成为了朋友的原因。

斯科皮·马尔福总是让他惊讶。当然,是好的那一面。


“是的,‘总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是吧?”

阿不思露出了微笑。变成金发灰眼的波特男孩故意学起了斯科皮的语气重复道。




“别说,伙计,你演技还不错。” 黑发的“阿不思”龇牙地露出了一个很不阿不思的大笑。“准备好回家了吗,斯科皮·马尔福?”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