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蕾妮布蕾妮日常吸美人

(亲世代)三十年后(一个集体存活的设想)

- 亲世代集体存活,别问我怎么弄的。不科学也不魔法,就是我希望他们活下来,所以他们就活下来了。

- 傍晚脑洞两个小时的产物。五十多岁的中老年掠夺者+莉莉出没。预警。

- 三十年后指的是从lily和james死后的三十年后。意思大概就是三十年后掠夺者都活着变老,某虫除外。

- 亲世代的刀吃多了这次我就要发糖。


正文:


       Sirius总是需要在清早还没出太阳的时候就出门,原因是他需要去取回前些天送到一家麻瓜店里去修理的,在陪伴他三十年后终于光荣报废了的飞天摩托。


        James总是会笑话他,那玩意儿都破成那样了他还不放弃(“梅林,大脚板。这玩意儿连麻瓜都不用了。他们现在都开着飞船到处跑!”),而Sirius每次都会翻着白眼地纠正他(“叉子,你不能再看星球大战了。说真的,你的智商和想象力都已经超过了这么多年一直在暗恋Evans的鼻涕精。”)


        可惜这无法阻止英勇无敌的James Potter,他总是孜孜不倦地找机会数落Sirius。即使他们现在都已经跨入了自己五十岁的殿堂,但这对巫师来说并不算老。毕竟现在又没在打仗,有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疾病。人们都活的很长,尤其是巫师。Sirius提到过Dumbledore在前两天刚庆祝了他133岁生日了吗?


      “Sirius…...你要跑哪儿去。”


      James在他旁边嘟嘟囔囔。Sirius忍不住抽了抽已经有了皱纹的嘴巴,他顺着朝阳照进窗户的第一抹光芒拍了拍James的肩膀。衰老真是有不可思议的功效,在他们还年轻着可以揍扁食死徒的时候。Sirius从来没有这么温和地尝试着叫醒过自己的老友。


      瞧,就连盯了自己的丈夫和另外一个男人整天瞎搞地搞了三十年的Lily Potter夫人。都被单独从娱乐室里走出来的Sirius给惊呆了。


       而当五十六岁的Sirius Black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之后。已经成为Potter夫人三十年的Lily差点没有笑到趴在地上窒息而亡。


       “我从没知道你这么体贴,亲爱的。”Lily卷了卷她那曾经引以为傲的红发,现在的它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片岩浆上落满了点点雪花。她调皮地做了个口型,“需要我告诉你的男朋友吗?”


        “闭嘴吧,Evans。”Sirius也毫不犹豫地回了个口型。Lily 已经是他三十多年的对头和朋友了,可他还是拒绝在Lily面前称呼她的教名。


       Lily只是笑了笑,她指了指门外。接着坐了一个张合的口型。


        这下,Sirius好像甚至忘了翻白眼。他细细地品味着Potter夫人这个口型之中的意味。临走前甚至友好地给了Lily一个吻手礼——吓得年高五更的Evans差点没吓得蹿到房顶上。


       接着,Sirius伸了伸腰。如风一样地从木头衣架上卷走了自己的黑色大衣,然后又像风一样地甩门而去。


        Lily冲着朋友消失的地方眨了眨眼睛。愣了一会儿之后,不禁感叹地给赞同那句老话,“男人到老都是男孩。”


          自己的丈夫也是,自己丈夫最好的朋友也是。她是没那个精神头儿了。现在的Lily只想去浴室里洗个澡,接着去向阳的书房里的躺椅上坐下来。看看上个月熬的风寒魔药完成了没有,戴着老花镜,晒着太阳,看一本关于狼毒药剂最新突破的书。并感慨这个世纪比过去的那个要美好得多得多。


 ————————————————————————


      Sirius走下老波特家的台阶。这个时候正好是夏秋交接的季节,Remus那个老家伙前几天突然开始起疹子——他对朵拉说是因为天气的缘故,他才刚半百的身子已经闹起了风湿。Sirius对此半信半疑,他怀疑自己的老朋友没有对正在壮年的妻子说实话。怕她过于担心,也怕还在霍格沃茨上学的泰迪也跟着担心。


      历史上的狼人的寿命往往都不长,即使他们在除满月外的季节都与人类没什么差别。这其中自然有巫师狩猎和同种残杀的缘故,可是更多的可能却也有体制的原因。化狼症本来就是一种“血液传染病”(Evans的麻瓜术语),当被狼人咬到的时候,很大的程度因为多数狼人放荡的习性,被狼人咬到的受害者在变成狼人的同时还不知道会连带着染上什么隐性病毒——可是Remus那个死脑筋就是拒绝告诉朵拉,甚至检查都是偷偷摸摸的。Sirius真是不明白他。


     “你原本可以叫朵拉来陪你拿结果的,你知道。”当Remus对着那张测验露出了放松的微笑时,Sirius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间也觉得胸口松了一块。但他还是忍不住抱怨地说道,“你真该看看刚刚那个小治疗师看我们的神情。简直就好像我们是那什么,喔,对了,‘极品基老伴’(1,“极品基老伴”是一部英剧,讲的是一对老年gay老伴的喜剧片。里面的那对夫夫都很毒舌,天天互损。)。”


       Remus拿警惕的目光盯着Sirius,“那是什么意思?”伙计,Sirius心想,看他的眼神。你会以为这个聪明的老家伙早就猜到了这话的意思。


      于是Sirius学着James装傻时的动作,挠了挠脑袋,“呃,没啥,那是Lily最近特别喜欢看的一部麻瓜电视剧。她说那里面的两个主角超级像我和James。”


      “哦,这样啊。”


      Sirius默默地松了口气,暗自庆幸看上去还活在上个世纪的老Moony还没学会例如gay之类新潮的麻瓜词。要不然他害怕今晚他的傲罗侄女就会闯进他家来谋杀他。



             Sirius走上了伦敦的街道。二十一世纪的麻瓜们比起他们小时候要更有创意了。电影院,夜店,伦敦眼(James一直期待那个叫“摩天轮”的圆形构架有一天会像个轮子那样跐溜地滚起来,压平半个伦敦)。麻瓜们蒸蒸日上的同时,巫师们也开始慢慢做出了甚至让老了的掠夺者们吃惊的改变。


       上个世纪和食死徒厮杀,被死亡和恐怖主义笼罩的伦敦简直就像是一辈子之前的事,Sirius心想。早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接受能力和他们这些当年最前卫的帅小伙儿们一样好,他们还需要费什么时间打伏地魔。一到了二十一世纪,巫师们对于麻瓜物品的依赖就足以直接让没鼻子的老头儿和他的纯血主义破产。


        现在的巫师们——James的大儿子,Sirius的教子Harry在前前两年成为了傲罗办公室的司长。现在这个一线的打击黑巫师的执法组织为了节约时间,同时也为了隐藏行踪。傲罗们之间的通讯都开始用起了麻瓜们的“智能脚(手)机”,一种上面写满了小天狼星看不懂的玩意儿的麻瓜双面镜。不过别说,这东西还真的很好用。甚至就连如今依旧住在格里莫德十二号的Regulus都边说着这他不能理解这东西,一边马马虎虎地开始在它的键盘上摸来摸去——那可是那个保守的小蠢货Regulus啊!Sirius在心底尖叫。麻瓜科技的魅力万岁!这简直是可以和当年掠夺者的神话齐平的荣耀。


—————————————————————————————————————          

       “嘿,先生。你想给中//东的难//民孩子们献一份自己的爱心吗?和您不一样,他们随时都可能死在自己国家的战火中!”


        正当Sirius走在街上,盘算着,他突然间被一个棕红头发的年轻女孩突然拦下。可能是因为发色的缘故,又或者女孩脸上那大义凌然到会让年轻时的Sirius不耐烦的表情。她让五十多岁的Sirius想起了还不是Potter夫人时的Lily Evans。


       “......什么?”


      Sirius呆住了,他一时间没听懂麻瓜女孩的话。战争应该早就结束了,早在上个世纪。说不定还在这个女孩还没出生之前。


     “我是说,先生。你愿意拉一把在战火里失去父母和家人的孩子们吗?”棕发女孩拿相同的词强调,就好像真的相信口中对别人苦难的描述是世上最大的真理。


       有那么一瞬间,Sirius的心脏被触动了。他早就说过从年轻的麻瓜女孩脸上看到了Lily Evans,现在他突然明白为什么了。他不止从女孩的脸上看到了Lily,他看到的是属于三十年前,属于那个年代的他们曾有过的坚定和正义。


       麻瓜女孩让Sirius想起了掠夺者们在凤凰社时的样子。


       他们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伏地魔早就成为了上个世纪的往事。可是战争却还没结束,不论是巫师和麻瓜。那样的事还是在发生,那些时不时还会回到Sirius梦里的惨叫,还在世界上的哪个角落响着。


        “给,女孩。这是......七英镑?抱歉,我搞不太清楚麻瓜的钱。但我希望你可以坚持下去,也希望那个什么东的战争可以早点儿结束。记住了,你是在做正确的事。”


         Sirius往麻瓜女孩欣喜的目光下,往她身旁的盒子里投了七个写着1的硬币。那还是前些天陪Harry的大儿子James Sirius Potter去游乐园玩的时候买冰激凌找回来的零钱。据说七是有魔力的数字,而Sirius真心地希望这个女孩好运。


          接着,穿着黑色风衣的中年人就转身走向了斑马线。他的身影很快就会被来来往往的车辆所淹没。年轻的麻瓜女孩看着这位头发上已经露出了银丝,却依旧留着到肩膀那么长的头发的半老人。心想可能再也不会见到他——不过不管他将走向哪里,她都真心地祝愿他一生平安幸福。


评论(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