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蕾妮布蕾妮日常吸美人

Reflection of yourself 倒影 (西弗勒斯·斯内普相关

    简介:大概是我对斯内普的解读。本文中的叙述者,“我”可以被认为指的是厄里斯魔镜的思想实体化。也可以有别的解读。全看个人想法吧。

——————————————————————————————

      西弗勒斯十一岁以前的人生是一段不好的记忆,里面包含了一个愚蠢但却自大的麻瓜父亲,和一个懦弱的女巫母亲。他拒绝谈起他们,就像他拒绝谈起童年时的任何事。一开始或许只是因为他知道周围的人不会理解他,住在蜘蛛尾巷三条街以外漂亮房子里的孩子只会在见到他的时候拧鼻子。他在去霍格沃茨之前没上过学,所以也从没见到过像自己一样的同龄孩子,更别说有过朋友。

    在那个穿着孕妇装的小孩眼里,倒映着的人影儿只有高粗但却浅薄的父母。他们之间的交谈和互动日复一日,规律而又无从变化。西弗勒斯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定下了除了这样拧紧的眉毛,喷出的唾液和叫喊着的嘲讽和诟骂以外。人与人之间没有别的交流和沟通方式。而孩童时认识的定论,维持了一生,陪他走进了坟墓。直到三十九岁的西弗勒斯·斯内普以双面间谍,叛徒和英雄的身份一起死去的时候。他还是没学会任何别的和人交流的方式。

    但这不是他的错,起码不全是他的错。他可以选择做一个光荣的人,出色的人,即使带着一幅丑陋的拗纠在一起的眉毛,和一张不是用来交朋友的嘴。

    他当然可以这么选择自己的人生。无人可以阻拦他,就像多年后哈利·波特无法把他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一样。这是他选择的人生,他会按照自己选择的路走下去。即使那不是他最初的想法。

    

    那个眼珠里倒映着丑陋父母面孔的孩子,他还不曾做出那些选择。即使他的名字也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但是孩子是不注定的,孩子总是有选择,纯洁而无辜的。不论未来他将背负多少罪孽和赎罪,那个孩子不应该被责备。即使那时和他的一生里一样,没人喜欢这个叫西弗勒斯·斯内普的蜘蛛尾巷男孩。他却是值得喜欢,值得被爱的。就像是天下任何的一个孩子一样,他有被给予最好的伙伴,最好吃的食物,最美的玩乐和最纯洁的热爱。

   即使再怎么不讨人喜欢。但孩童时却不一样,那时西弗勒斯·斯内普的不讨人喜欢还不是他的错。他还值得被别人疼爱和照顾。也就是在这时他遇到了莉莉·伊万斯。

  

   和他同样纯洁,无辜,值得被爱的。可却和乌黑的他不一样,是乳白色的,会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的女孩。

   

   当她从秋千飞起,坠进躲在阴影里的他面前那灌满了阳光水的蔚蓝天空。和太阳的火焰一起在天空中飞舞,头发火红的像是故事里里会飞舞的火精灵一样在光亮之中跳动——西弗勒斯突然觉得母亲给自己讲的那些麻瓜童话可能没那么愚蠢。她就像是那些故事里长着小翅膀的仙子,比神奇动物书里说的那些“仙子”要真实多了。

   原来女巫是会发光的。西弗勒斯想,圣芒格的巫师身体结构图画错了,他们忘记提到女巫施魔法的时候是会发光的,就像一团会自燃的火一样。


   或许从那个时候西弗勒斯就应该意识到,莉莉·伊万斯的内在归属就是漫无边际燃烧着火焰的太阳。她在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太阳亲吻,终此一生也只会像火一样在蓝天下燃烧。她不可能和他一起住进阴影里,也不会和他一起搬进黑湖下潮湿的斯莱特林休息室。即使她会站在阳光下冲像土拨鼠一样喜好阴凉地带的他伸出手。一个人站在灿烂晴天的大太阳下,一个人藏在被树叶和灌木丛遮盖的阴影里。手牵着手,舒心地躺在一起,聊关于霍格沃茨和摄魂怪的话题。


  “麻瓜出身的巫师没什么区别。”

   那双曾经只能映出父母干枯败坏声音的眼睛。那双曾经只能听到诟骂和惨叫声的耳朵。那副曾经只记得刻薄字儿的词语系统。那个在蜘蛛尾巷里躺着,默默地等待着枯萎腐烂的男孩。头一次见到了色彩的存在,是像女孩头发那样柔软的红。

   那是他头一次学会说出安慰的话。即使他自己都不知道那句话可不可信。那是他头一次学会友善的话和冲动。男孩从没感觉这么充实过,尤其是当他看到女孩的眼睛里一点点地弯成月牙的形状。


   很久的一段时间里,男孩都误会自己喜欢的是那双被女孩闭上的眼皮后流动的翠绿小溪。他把头一次安慰人感到的宁静和愉悦,和女孩绿色眼睛中的小溪搞混了。假如男孩再会幻想一点,或曾经见过更多的善意的话。他就会意识到自己想要得到和喜爱的事物其实一直不远,如此简单。

   就和叫莉莉·伊万斯的友善女孩做朋友一样简单。

   可惜的是,他一直没意识到。


  可惜西弗勒斯还是个小男孩,还没经历过太多的善意。也没交到莉莉以外的朋友。

  那个男孩曾经还会因为成功安慰到朋友而迸发出愉悦的心灵。名叫西弗的穿着孕妇衣,笨拙地在阴影里探头探脑的小男孩。那个曾经和他喜欢的莉莉一样单纯,无辜,值得被爱的男孩。莉莉最好的朋友和会安慰人的小男巫。

  叫西弗的小男孩也有过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可那时的他也有这么多美好的标签,和不时迸发出的善意。

 

  可惜人都是会长大的。我看着镜子前的男人,不禁叹了口气。

  事到如今,即使是对着一个十一岁的莉莉·伊万斯还有什么意义吗?

   那个单纯,无辜,值得被爱的小男孩。终究选择了走上一条无可救药的道路,直到现在,即使好不容易走回了正道。却依旧保留下了充满恶意的本性。他爱着那个女孩,却愿意恶意对待女孩的孩子。他爱着那个女孩,却依旧会嘲笑和女孩一样格兰芬多的麻瓜出身的女巫。他爱着那个女孩,可他依旧会将自己的怨恨发泄在一群和他曾经一样无辜的孩子们身上。


    我看了看自己瘦小的身子,披肩的红头发和稚嫩的绿色大眼睛。我是平扁的景象,反射着有求必应屋里幽暗晃动的灯光。

  

    斯内普,你究竟追寻的是莉莉·伊万斯,还仅仅是作为莉莉·伊万斯的朋友时的自己呢?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