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蕾妮布蕾妮日常吸美人

【POI/卡特个人】没从战场上回来的人(第三季产物,纪念

  1           

        当泰勒还小的时候。他时常需要踮起脚尖从窗户往外看,公寓外面的街道。

        每次被保姆哄着睡觉去之前。他都得这么待上一会儿。踮起脚尖从睡房的窗户看窗外黑不溜秋的街道,一盏路灯恰好照在公寓楼入口的门前。纯白的光在小男孩明亮的眼睛里映出的光。小男孩总是固执地盯着那里,那团光下的地方。那个点。


        他的身高还是成人的三分之一的时候,他等着出现在路灯下的是一个穿警服,戴警帽的女人。她有的时候是走回来的,有的时候则开着闪着红蓝光的霓虹车。她有时候会出现,有时候不会。有时候是泰勒刚下幼稚园班的下午六点,有时泰勒则会盯着那块照在街道上的光晕很久。直到保姆也不禁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摇摇欲坠地打瞌睡。


       假如这个时候他等到了那个穿着警服的影子走回来的话。他总是会被一顿猛训。那个泰勒在等着的人看到自己的儿子直到十二点都没有睡觉,差点没气晕过去。


       但紧接着,她还是会把他给抱起来。放回床上,给他掖被子。告诉他抱歉,最近自己总是回来的这么晚。有时间的话,她一定会陪着他的。泰勒记得自己总是点头,压根没搞清这是不是一句谎话。但他等到了,总是等得到她。泰勒想,她是个好妈妈,这是他从有记忆开始就知道的事情,甚至远在他知道她也是个好警察,或是个好人之前。


       当他躺好以后。她从不会吵醒保姆,她只会比一个无名指。然后对他微微一笑。接着走出门,走向街道上那团总是在夜晚亮着的路灯。


       但她总是会回来的。泰勒知道。


2        

       自从她死后。泰勒搬去了和父亲一起住。她和泰勒的父亲很久以前就分开了,他们在都是军人的时候结合。在那之后生了他。但在泰勒年幼时,从战场上回来的父亲一直没有很好地调节自己,也拒绝向别人寻求帮助。


        泰勒小时候也问过她,为什么父亲不回来和他们一起住呢?她说,因为你父亲一直就没能从战场上回来。


         “那你呢?妈妈,你不也是军人吗?可你就回来了,而且一直都在家。” 


        小孩子的问题。在她心目中,泰勒大概一直都是当年那个拿天真但却残酷的问题缠着她的小男孩。她自己也承认了,她说有时候她没意识到他已经长大,她还叫他baby boy。泰勒有时候也是这么觉得的,当他不是叛逆的青春期少年时,他会喜欢她这么叫他。


          她愣了一下,接着对着自己的儿子露出了属于母亲的那种和善和安慰的笑。


         “睡吧,小孩。”


        她说着重新戴上了警帽,她拍了拍泰勒的脑袋。告诉保姆,自己得回去值巡逻的夜班。


        后来她的搭档弗斯科警探将她留在办公桌上的遗物交到泰勒手里,她的儿子用了一整夜对着那些零碎的东西发呆,背后是父亲担忧的目光。


         泰勒花了一整个晚上收拾那些东西。他找到了一张自己和她的照片,放在相框里。那大概就是她全部的私人物品。因为除去那张照片,其他的东西都触目惊心。泰勒目瞪口呆地收拾完了它们,每放下一件物品,一份报告,每一张嫌疑人的照片。都像是在窥视着一个泰勒不认识的她。


         HR全员的名单被夹在一张草草书写的纸上。他打开文件夹,里面有整整一尺厚的相片,相片上的日期从2012年开始,直到她去世的前几天。毒(和谐啊啊啊啊啊)品交易,黑警之间的贿lu,坑,坑里面埋着的人,坑外面正在埋人的人。几段录音,都是关于HR之间的交易,她甚至认真标注出了每一条录音所违反的相关法律,和作为证据可以提出的指控。      

       密密麻麻的字地挤满了纸张的每一个角落。可泰勒只想起了她从来是个说话简练的人,甚至是问起自己儿子女朋友的时候,也只是问了一句“她漂亮吗?”。接着就不再追究。


       原来她所有被沉默掩盖了的智慧都写在这些纸张上,原来她所有的毅力和坚持不懈的动力都用在了这里。




      “她曾是个好警探,”弗斯科警探脸上的肉都绷紧了,泰勒想不到他居然可以这么严肃,”你妈妈,她是我见过最不愧这个称呼的人。”


      “是啊,我真没想到我妈她居然这么厉害。可以一个人搞翻这么一群坏蛋。” 


        泰勒用着青少年独有的那份玩世不恭的语气。但实际上只希望自己被一个人扔在这里,抱着母亲生前的所有勇气和成就大哭一场。



       弗斯科听了这话,却只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不,泰勒。我的意思是。”


        母亲的搭档顿了顿,像是回想起了母亲生前的样子。


      “她不止是勇敢,机智,一个女人能痛扁一群坏蛋那样超级英雄的厉害。卡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光明正大的警察。我不知道她参军的时候是什么样,但估计和当警察一样死脑筋。她当警察,是因为她真的想当警察。想去解救别人,想去把坏蛋赶跑,让这个城市好上那么一点儿。哎,我知道你大概不会懂,这对于做我们这一行的来说有多难做到。但你母亲一直都是个好人,为了帮助别人和把坏蛋送进监狱。一个人和他们对抗的好人。而即使到最后,她都在抗争。可却依旧不愿意去私刑杀人,即使她遭受了多大的打击。她一直都相信法律会去惩罚坏人的。她只是去为停止这些人杀人放火而把他们给捉拿归案而已。她救了我的命,她让我明白了一个他妈的警察是意味着什么。”


         泰勒有些晕眩地走出了警局。他大概无法完全理解弗斯科的意思。太多他不了解的母亲,而他脑子里回想着的还是最后一次和她通话。她说有时候她还是会把他当成孩子,没意识到他已经长大了。可泰勒突然也才意识到,自己大概也从来没把她当成过一个警察,她一直是那个早出晚归却对他关心的母亲。穿起警服来很帅的孩子偶像,那个喜欢把内衣乱扔的妈妈。


     泰勒突然想起了那天他们的对话。和她没说出口的那个回答。  

     
     “那你呢?妈妈,你不也是军人吗?可你就回来了,而且一直都在家。” 


       不,母亲大概从没回来。她和父亲一样,一直都待在战场上。


       只是父亲一直在逃避。而母亲,她至死都还活在战场里。

3
      “但你知道,不论你做什么。你都不需要一个人做,对吧?”


      “嗯,我知道。有你挺我。”


      “不止这样,妈妈,你知道有很多人都关心着你。”


      母亲去世后的葬礼上。除了泰勒和父亲以外,还有两个他没见过的人也站了很久。一个没有表情的女人,和一个瘸腿的男人。


       母亲去世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泰勒发现自己的邮箱里开始持续不断地收到慰问信。甚至有几封里还夹带着给他数学作业的指导,甚至是随堂测验的答案。他怀疑自己的电脑是不是被黑了,可黑客却从未表现出恶意,只是时不时地给他学习上和生活里的指导和帮助。


       莱奥纳·弗斯科警探时不时地就会抽空来拜访泰勒和他的父亲。关心一下他的学习和恢复情况。有次泰勒偷听到他和父亲的谈话,父亲感谢他这样的关心,弗斯科说她是他一辈子有过的最好的搭档。


       有个秃顶戴眼睛的人突然有天拦住了刚下学的泰勒。告诉他,别担心,杀他母亲的人他会帮助泰勒照料的。第二天,泰勒在电视上看到了杀害母亲的西蒙斯警官在候审病房里离奇暴毙。


       母亲曾经亲手抓住的一个罪犯的家属找到了他来寻仇。一个棕头发的女人从天而降,一脚把那个人踹下了房顶。接着回头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曾经在几年前救过被绑架的泰勒的西装男人。某天突然出现在了泰勒小时候会等着她回家时的路灯下。泰勒追了过去。


      “对不起。”


        那个男人对他说。


     “你母亲是个好人,她不该这样死去。”


      “我知道,”泰勒说,“谢谢。”


      泰勒一点都不后悔在她离开之前,自己曾对她说过那句话。

4
        泰勒·卡特在毕业后加入了NYPD,励志成为和她一样的警探。


——————END——————————————————


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卡姐厨,虽然到现在补剧只补到第三季的一半。但我想poi里,卡姐大概是一个象征着一生守护在道德线上的理想警察形象吧。

她死的时候我哭了,心想为什么那么好的人会死掉。她一辈子都在为这座城市的平安和把坏人绳之以法上,她是个那么好的朋友,口硬心软。她说自己作为警察原谅不了弗斯科的行为,可是会去为他挖尸体。目前整部剧最感动的地方是她和李四卡在那个FBI的车后座上,FBI问她,她被多少钱给策反了。当她只是笑,然后说没有,我只是帮了个朋友。

她颠覆的组织里的人还没被判处刑期,英雄就已经躺在坟墓。不幸中的万幸是她起码看到了自己最后的工作完成的那天。

那之后整整一集看上去都是各种人在以不同的形式祭奠她。她是值得的。就像她儿子说的一样,很多人关心着她。而她也货真价实地应得这些尊敬和爱戴,也应得这整整一集的祭奠。

她一直都是个战士,好警察。她的智慧,勇气,以及一切之上的公平。独立以及表现出的能力,和与能力相等的道德线。

假如说我真的会看剧而爱上哪个角色的话,她绝对是其中一个。

(ps:其实我真的觉得她和李四一点都不雷。两个人之前的互动可以说是灵魂的碰撞。我不想指责谁,但我觉得他俩在一起其实挺合情合理的。除了颜值以外,大概真的是信仰相同的感情。)


评论(25)

热度(16)